索培力:改革的理论旗手居然是汉奸[转载]
2015-03-03 12:50:17
  • 0
  • 0
  • 68

日本暴行,罄竹难书,令人发指。
马立诚卖国的言论“不知人间还有羞耻二字”。(乐天蓝鹰)


原文地址:改革的理论旗手居然是汉奸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0c3aac30102vxxw.html


改革的理论旗手居然是汉奸

作者:索培力


                                 原题:致命的问题,改革教理论旗手是汉奸

              作者:张宏良发布时间:2015-02-18 05:00:06 来源:民族复兴网

 

                                这是马立诚写的一本书《日本不必向中国谢罪》

                                            已被翻译成日文,在日本出版。

汉奸,中国,日本,汉奸,理论旗手,马立诚

                                                               

这是丕西先生的的一篇批判文章。文章揭露了原《人民日报》理论部编辑马立诚的卖国行为。

马立诚歌颂日本侵略中国并不奇怪,奇怪的是马立诚因此而被中国朝野广泛推崇,不仅成为中国改革的理论旗手,甚至成为许多政治家、学者和街头流氓心目中的时代明星。

马立诚有两本成名大作,一是歌颂改革教、辱骂毛泽东社会主义的《交锋》;二是歌颂开放、辱骂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日本不必向中国谢罪》,这本书让马立诚成为日本家喻户晓的“大和英雄”。马立诚描绘和歌颂改革的《交锋》和后来的《交锋30年》,是中国改革乃至整个右翼理论界公认的最优秀的改革理论著作,至今没有任何人能够超越。中国人民的悲哀就在于此。中国改革30年,改革最优秀的理论旗手居然是汉奸。下面请看丕西先生的批判文章:

 
                                           “认祖归宗”的马立诚
                                        转自:《环球视野》作者:丕西

 

如果有人公开颂扬日本侵略行径,甚至称赞汉奸汪精卫是“民国版的姜伯约”(指三国蜀将姜维降魏而图兴汉的故事),你也许以为这不过是诸如电视剧《吕梁英雄传》中那个翻译官的台词。这倒也罢了。但是这种只为自己吃香的喝辣的而卖国求荣的无耻汉奸还不具备这样“理论化”的水平,这倒需要像洪承畴、陈公博一流才有可能说得出来。此人便是曾任中央某大报主任编辑、自诩为该报评论员的马立诚!

国人对这个马立诚并不陌生。早在2002年,当日本政要一再参拜供有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并修改教科书以掩盖其侵略历史的错误做法,引起了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和正义谴责。正在这时,这个马立诚跳了出来,公然指责中国青年的行为是“幼稚”、“狂热”,竟要中国人要有对日关系的“新思维”。后来此人到香港一家电视台充当时事评论员,继续在荧屏公开鼓吹媚日嘴脸在香港中环被人认出,立遭痛打。这家电视台播出这条新闻时说:我台时事评论员马立诚在中环被爱国青年狂殴。一时传为笑谈。但是,此人本性难移,已失去了羞愧之心,不知悔改。其后他在日本出版了《中日战争的启示与思考》一书,肆意歪曲历史,进一步为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辩解,诋毁中国人民的反侵略斗争,美化侵略者对沦陷区的统治,等等。人间无耻,以此为甚。这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马立诚正是怀抱日本军国主义的幽灵,手揽卖国贼汪精卫,来表明自己认祖归宗了。无怪乎许多网民称他是“和平年代的现代汉奸样板”!

马立诚在他的这本书中,虽其人丧德失节,廉耻荡然无存,但提出的问题却还是一个值得一驳的大是大非问题。

其一,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究竟是其蓄谋已久的既定方针,还是马立诚所说的中国政府也应该对战争爆发承担一定的责任?

只要有利于为日本侵略者开脱罪责,马立诚对什么样的历史铁案都敢翻,这便是一例。但中国人民是不会忘记日本侵华的罪恶历史。自1868年明治维新开始,日本就确立了以侵占中国东北、征服全中国、称霸亚洲为目标的大陆政策。在此后的70多年里,先后发动和参加过10多次侵华战争,霸占我领土,掠夺我财富,取得在华的种种特权。1927年日本先后在东京和中国旅顺召开的两次“东方会议”进一步策划了侵略中国的具体步骤。这正如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声称的:为了秉承“明治大帝之遗策”,特制定“对满蒙之积极政策”。“所谓满蒙者,乃奉天(今辽宁)、吉林、黑龙江及内外蒙古是也”。这里不惟地广人稀令人羡慕,农矿森林等物之丰富,世之无其匹敌。因此,“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被我国征服,其他如中亚细亚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敬我,使世界知东亚为我国之东亚,永不敢向我进犯。”侵略者的自白,和盘托出了其妄图灭亡中国的狂妄计划和野心。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1935年为攫取华北而制造的所谓“自治运动”,直至1937年的卢沟桥事变,正是日本侵略者为实施上述罪恶计划而蓄意制造的一个比一个严重的侵华步骤,这难道不是铁的历史事实吗?!

那么,马立诚为什么说中国要对战争的爆发承担一定的责任呢?他说:因为中国政府过分纵容反日人士甚至怂恿人民进行反日活动,而这也是导致激怒日本的重要因素。这真是骇人听闻的“理由”。这种十足的昏话,恰恰暴露了论者一副十足的奴才嘴脸,地道的汉奸逻辑。做惯了奴才和汉奸的逻辑是:当主子打了你右颊,赶紧再把左颊送上,否则主子就会踹你屁股。事实恰恰相反。蒋介石政府在一个长时期奉称“攘外必先安内”的错误政策,对日本的步步进逼妥协退让,扼杀爱国平民的御侮热情,这样做,不但没有使其稍有收敛,反而助长了侵略气焰。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不正是由于蒋介石强令张学良执行“绝对不抵抗”方针,使东北三省迅速沦丧敌手吗?1935年,不正是在以屈辱退让换取苟安的思想支配下,蒋介石政府通过签订《塘沽协定》和《何梅协定》等协定,使华北五省名存实亡。而只有当中国人奋起抗争,特别是中国共产党倡导建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全民族抗战,才有效地打击了侵略者,并最终战而胜之。事实表明,对外国侵略者是奋起反击还是屈膝奉迎,是爱国者和卖国者的分水岭。

其二,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的血腥屠杀究竟是其凶残的侵略本性决定的,还是马立诚所说的是战争中难以避免的?

在这本书中,马立诚对诸如“南京大屠杀“这样的惨案讳莫如深,却说:“由于战争进行的异常惨烈,中日双方军队伤亡也异常惨重,所以难以避免的导致中国大量无辜平民伤亡”。似乎这样轻轻的一笔,就可以隐去惨无人道的日军暴行。果真如此吗?

请看:在东北沦亡的14年里,日本关东军在各地不断进行“讨伐”,动辄把数百、数千平民集中起来大肆屠杀。1932年9月16日发生的骇人听闻的平顶山惨案,就是日军以“照相”为名,把400多户的3000多矿工及家属和贫苦农民,用刺刀驱赶到一处洼地,然后用机关枪扫射,顷刻间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在遇难者当中,有2/3是妇女和儿童。除平顶山惨案外,日军还制造了辽宁东沟县南岗头村惨案,黑龙江桦南县下九里六屯惨案、吉林舒南县老黑沟惨案、辽宁清源县清源镇惨案、吉林通化县白家堡子惨案等多起屠杀事件,无数平民百姓惨遭集体屠杀。这难道是战争中难以避免的吗?!

再请看:七七事变后,日军铁蹄踏进我华北、华中和华南地区,每攻占一地,他们就大开杀戒,烧杀奸淫,无恶不作。日军入侵南京途中,据不完全统计,从1937年11月4日至12月12日,在宁、沪、杭三角地带沿交通线的一些城镇,共杀戮了30万人,仅占领芜湖之初,就在城内屠杀了1万余人。而南京沦陷后的那场大屠杀,更是惨绝人寰。作为1899年《海牙公约》和1929年《日内瓦陆战公约》签字国的日本,公然违反国际公约,关于“交战国对非战斗人员与对丢下武器、失去战斗力之战斗人员不得杀害”的规定,在日本驻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和第六师团长谷寿夫的怂恿下,入城日军本着“不论妇女儿童,凡中国人一概都杀;房屋全部放火焚烧”,“在战胜后的追击中,强盗式的掠夺和强奸,为士气旺盛之所寄”等罪恶信条,对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和手无寸铁的平民进行了长达一个半月的杀戮,强暴妇女,焚烧房屋。这些兽兵竟然搞起了来绝人性的“杀人比赛”。南京一地,千人以上的集体屠杀就有13次,累计达19.5万多人,仅12月18日,在草鞋峡一次就屠杀5.7万多人。零散杀害的居民难以计数,屠城后有关方面收埋的尸体就有15万具之多。据日本投降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取证认定,南京大屠杀共残害中国平民30万人以上,同时发生强奸、轮奸妇女2万多起,受辱遭害妇女达8万人。这一切,难道也还是战争中难以避免的?

日本暴行,罄竹难书,令人发指。这是日本帝国主义犯下的滔天大罪,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勿忘国耻”,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必须牢记的历史的血的教训。那种数典忘祖、媚日卖国的无耻之徒,是不配称作中国人的。

其三,日本侵略者对沦陷区的统治,究竟是残暴的殖民统治,还是马立成所描绘的“牧歌式”的平静生活景象。

马立诚认为,日军在占领这些中国城市农村的初期,尤其是没有遭到太多抵抗的地区,纪律大多数是比较严明的,而且也确实为占领区的人民作了诸如发放粮食、修缮设施、开办学校、维持治安等方面的好事,而且日本人对这些地区的管理也是卓有成效的。这真是奴才汉奸心目中的升平世界,不尽感恩戴德。但不幸的是,后来由于游击队的出现,使这些地区重新变得不安定起来,因为日军不断遭到袭击。马立诚说:这种袭击行为对于世界上任何占领国都是不能忍受的耻辱。好家伙!日本侵略者要对我亡国灭种不是中国人民的耻辱,而中国人民捍卫民族独立的自身生存却成了侵略者不能忍受的耻辱。是的,在汉奸的眼里,中国人不安于当“顺民”,搅黄了“皇军”美梦,受苦受罪也就活该了。看了这些文字,真不敢相信世间竟有此等人渣。在这里,马立诚为自己画了一个活脱脱的被打断脊梁、出卖灵魂、低贱下作的民族败类的形象。我是不赞成用拳头批判,但看了这些,深感香港青年对其饱以老拳,也是出于一种忍无可忍的爱国义愤,是可以理解的。本来,按照中国传统文化道德的标准和要求,乱臣贼子,人人得以诛之。

那么,日军铁蹄下占领区是不是像马立诚所说的那样呢?大概日军侵占东北三省最符合他所期望的没有遭到太多抵抗的地区了。而在日本殖民统治东北的14年里,他们对3000万东北人民在军事上实行残酷镇压,在政治上实行疯狂迫害,动用大批关东军和宪兵、特务、警察,进行“治安肃正”,用刺刀强迫平民离开世代居住的家园,大搞归屯并户和保甲连坐,把东北广大地区变成了血腥的人间地狱。仅以日本侵略者在东北野蛮压榨,迫害劳工为例,超时过量的劳动和恶劣的劳动条件,致使大批劳工受尽折磨而死。他们死后就被扔进矿山附近的乱尸坑内,有的尚未断气便被扔入,久之便形成了许多“万人坑”。现在东北各地就发现80多处这样的万人坑,掩埋着70多万具矿工的尸骨。据不完全统计,日本每年平均从东北征调劳工约50万人。从1931年到1943年,又从关内骗往东北劳工857万多人。其中被残害致死的不下200万人。面对国难亡灵,这是亡国之痛,民族之恨,每一个中国人怎能不为之动容。这难道就是马立诚所称颂的占领者卓有成效的管理?至于把日本开设学校,强制推行泯灭中国的语言和历史的奴化教育,作为占领者的“德政”,更是不知人间还有羞耻二字。

在这本书中,马立诚还竭力为大汉奸汪精卫鸣冤叫屈,真是几声凄厉,几声抽泣。其实,这不过是流露其惺惺惜惺惺一类的汉奸情结,不值得理喻。

马立诚媚日卖国的言论受到日本右翼势力的喝彩,称其是“被中国民族主义者骂作走狗的《人民日报》高级评论员以自己的勇气所写成的书”。这大概也是物有所属吧。但是,中华民族有着伟大的爱国主义传统,是一个辩忠奸、明廉耻的民族。写到这里,使我想起杭州西子湖畔的岳武穆墓。在岳飞墓前,并排跪着秦桧等四个国贼的铁铸人像,这典型地表现了我们民族的爱憎观。难怪后来有一姓秦的游人来此看到“白铁无辜铸佞臣”时,发出这样的感叹:“人从宋后少名桧,我在墓前愧姓秦”。

最后还要顺便指出,近些年来这个马立诚曾连篇累牍地出版了他的议论新时期改革的著述,还被某些人捧为“驾驭政论的高手和大家”。呜呼,这样一个满脑子汉奸情结的人来指点改革,本身就是对我们改革事业的亵渎,而其所谓的“相当独到的见解”也就可想而知。如果这样的人也成为“中国著名政论家”,那确是我们民族的不幸,13亿人当为之一哭。 


【马立诚】

马立诚,1946年出生,曾任中国青年报评论部副主任,人民日报评论部主任编辑,凤凰卫视评论员,政论家。东京大学客座研究员,新加坡国立大学访问学者,北海道大学特聘教授。长期从事中国政治与社会改革研究,撰写多种评论及文化著作,到2013年为止,出版18本著作,在海内外产生了巨大影响。

他致力提倡对日新思维,反对中国国内的民族主义,在某种程度上不可否认地纵容了日本的狼子野心,造成了今天日本的猖狂。

与此同时,也受到了一些攻击和反对,乃至被某些网民称为“汉奸”。

影响力事件

1998年出版的《交锋》一书,震动全国,发行200万本,是第一部以反左为主线的评述改革开放20年历史进程的力作。出版之后多次再版,一直畅销不衰,影响了两代人。

2012年出版的《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出版之后连续被深圳和北京评为当年好书,连续印行10版,受到社会各界好评,成为公认的解读当代中国的重要读物。

2002年发表的《对日关系新思维》,引发巨大轰动,11年来在中日两国仍然争论不休。

——引自:http://baike.sogou.com/v7675556.htm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