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毛泽东说:“糊里糊涂跟某个人是很危险的,要独立思考。”
2015-07-04 19:15:05
  • 0
  • 2
  • 5

  (1958年,下同)5月17日  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作第二次讲话。关于形势,毛泽东说:苏联第三颗卫星上天,这是好事。现在资本主义世界乱子很多,我们这个世界乱子比较少。反正有一条,有时候形势好像不好,这个时候要有定见,不要被暂时现象所迷惑,不要被暂时的黑暗所迷惑。不要狂妄,也不要有自卑感,不要妄自菲薄,不要迷信,要把自己放在恰当的地位。要敢想、敢说、敢做、敢为,我们敢想、敢说、敢做、敢为的理论基础是马列主义。关于国内问题,他说:还是一个农民同盟军的问题。工人阶级没有农民这个同盟军,革命不能成功,建设时期也是一样,没有这个同盟军不能建设成强大的国家。中国的问题始终是农民同盟军的问题。有的同志不懂得,甚至在农村混了几十年也不清楚。对于农民的思想感情,心里想什么,不了解,因此就没有根,一种风浪一来,就容易动摇。现在我们规定中央的同志一年下去四个月,到几个社、几个工厂,解剖麻雀,扎根串连,人民群众的根扎在我们的脑子里,人民群众的观念才会扎深。扎根串连,主题就是说要研究几个合作社、几个工厂、几个商店、几个连队、几个学校、各行各业,然后我们脑子才有深刻的印象。谭震林的报告用了江苏提出的口号,叫做要注意防止“浮而不深、粗而不细、华而不实”。华者花也,不要只开花不结果实。我们至少当个张飞吧,粗中有细,不要粗而不细嘛。山东有个农业社,因为深翻而增产百分之一百,至少也有百分之几十,所以我们现在把土壤放在前面,水、肥、土。把种子也提到前面去了,水、肥、土、种。还有一个密植。我们要尊重唯物论,要尊重辩证法,首先要尊重唯物论,就是说我们这个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天赋的,生下来就有,还是后来我们因为观察了世界才有的?“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看来这两句话也是非要不可。没有一点劲,或者劲不足,那不好办事。“上游”,这是借用的一个词,就是要跟现今看齐。苏联卫星上天,我们想不想搞个把两个卫星,我们也要搞一点卫星。我们不提“技术决定一切”、“干部决定一切”,因为这两个口号不很全面,它容易片面。不管你做多大的官,但是要以一个普通劳动者的态度跟人民见面,真正的民主集中制。我们现在非常需要看列宁的著作,,他讲民主集中制,讲党同群众的关系,讲得非常好。现在有一种新气象,就是落后阶层积极起来了。我们搞建设,必须发动群众。昨天有同志讲,“跟着某个人走,就不会错的”,这个“某个人”就是指的我毛泽东。这话要考虑。我说,又跟又不跟,对的就跟,不对的就不跟,不能糊里糊涂地跟。要独立思考,一切什么都跟就不好。不管事伟大的领袖,或者是挖煤矿的、挑大粪的、扫街道的,对的就跟他们走,看真理在谁手里,我们就跟谁走。合作化我们是跟贫下中农。“多快好省”,是因为工厂、农村、商店、机关、学校、群众中出现了多快好省,可以多快好省,为什么慢慢来?糊里糊涂跟某个人是很危险的,要独立思考。要准备对付灾害,还要准备打仗,还要准备搞得不好我们党会分裂。(《毛泽东年谱 一九四九——一九七六 第三卷》 第350页~第352页

  (5月18日)同日  晚九时四十五分,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主持召开中共八大二次会议各代表团团长及一部分副团长参加的会议。毛泽东在讲话中说:搞一个近三百年来的各种科学技术发明家的小传,写明其年龄、出身、简历来。看这些人是不是大多数都是没有多少学问的人。(注)一个人能够发明什么,学问不一定很多,年纪也不一定大,只要方向是对的。我在会上的两次讲话,一是讲破除迷信,二是讲国际国内形势,第三是讲灾难。国际形势总的说来是一片光明,但也可能有战争。国内形势是和五亿农民的关系问题。农民是同盟军,不抓农民问题就没有政治,不注意五亿农民的问题,就会犯错误,有了这个同盟军,就是胜利。中国党内相当多的人,不懂得农民问题的重要性,跌跟头还是在农民问题上。看到农民瞒产,我高兴,农民有就等于国家有。从民主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有人认为要几十年时间发展资本主义,等待工人多了,农民觉悟了,才能搞社会主义革命。但实践证明,从民主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不需要几十年的间歇。苏联二月革命以后,几个月就进行十月革命,证明列宁是正确的。中国则不同,我们有了几十年民主革命,有根据地的经验,解放区的农民精神焕发,农村半无产阶级有三亿五千万人。我为什么讲十大关系?十大关系的基本观点就是同苏联比较,除了苏联的办法以外,是否还可以找到别的办法,能比苏联、东欧各国搞得更快更好。我们有两个出生父母,一个是旧中国,一个是十月革命。群众路线、阶级斗争,是学列宁的。你们有两个月的时间抓工业、商业、文教、军队,现在就要准备和布置秋后的农业生产。大跃进不要搞得太紧。(《毛泽东年谱 一九四九——一九七六 第三卷》 第353页~第354页)


(注)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办公室五月二十四日编印的《400个科学技术创造发明家的小传资料(初稿)》,这个资料的“编者的话”中说:在这四百人中,中国的有七十人,外国的有三百三十人,我们把那些社会地位较低、年纪较轻、学问较少、条件较差,在开始时总是被别人看不起,甚至受打击、受折磨、受刑戮的算作一类,有二百三十人,占总数的百分之五十八。(《毛泽东年谱 一九四九——一九七六 第三卷》 第357页)


【注】

  《毛泽东年谱(1949-1976)》是一部记述毛泽东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他逝世27年间的生平、业绩的编年体著作,比较全面地反映了他的思想、理论、决策、工作方法和各种活动,反映了他领导建立和建设新中国的历程。从这部年谱的记述中,还可以了解毛泽东在27年间是怎样工作和生活的。这部年谱以中央档案馆保存的档案资料为主要依据,发表了大量未编入毛泽东著作集中的讲话和谈话,同时又使用了其他文献资料和访问材料,内容非常丰富。

  这部年谱的出版,对于研究建国以来毛泽东的思想理论与工作实践,研究党领导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成就、经验和艰辛探索,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由来和形成基础,有着重要意义。

——引自:http://news.sina.com.cn/c/2013-12-22/153629051895.shtml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