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语言艺术》选读之一:“我是为来访者准备的一件陈列品。”
2015-08-26 09:28:10
  • 0
  • 2
  • 0

“我是为来访者准备的一件陈列品。”

  后来任总统的乔治·布什,1974年9月来到中国担任美国驻中国联络处主任。1975年10月21日,他陪同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第一次见到了毛泽东。五个星期后,福特总统来北京进行国事访问,他又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了毛泽东。这两次会见,给他留下的深刻印象,后来他都写进了他的自传。

  当时,毛泽东已82岁高龄,他决定1975年10月21日晚6时半在书房接见基辛格和布什。在布什看来,走到近处看看毛泽东的身体比远远看去要强一些。毛泽东个子很高,脸上透着红光,看上去很强壮,握起手来很有力。

  基辛格询问毛泽东的身体怎样。毛泽东指着自己的头说:“这部分工作很正常,我能吃能睡。”他又拍拍大腿说:“这部分不太好使,走路时有些站不住。肺也有点毛病。”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一句话,我的身体状况不好。”然后又笑着补充说:“我是为来访者准备的一件陈列品。” 

  毛泽东泰然自若地说:“我很快就要去见上帝了。我已经收到了上帝的请柬。”

  布什在他的自传中说,听到世界上最大的共产党国家的领导人说出这样的话,真令人震惊。

  对于毛泽东的话,基辛格笑着答道:“不要急于接收。”

  毛泽东听了基辛格的话,由于不能连贯说话,便在一张纸上费力地写了几个字来表达自己的意思:“我接收Doctor的命令。”这是一个双关语,既指医生,又指基辛格,因为中国人习惯称他为基辛格博士。

  亨利·基辛格点了点头,然后换了话题。毛泽东说:“我非常重视我们之间的关系。”他举起一个拳头,又竖起另一只手的小拇指,指着拳头说:“你们是这个”。又竖起小拇指说:“我们是这个。”他还说:“你们有原子弹,我们没有。”其实中国早在60年代中期已掌握了原子弹,这里毛泽东是说美国的军事力量比中国更强大。

  基辛格说:“中国方面说军事力量不能决定一切,中美双方有共同的对手。”

  毛泽东在一张纸上用英文写着:“对。”

  随着会见的继续和谈话的深入,毛泽东似乎越来越有劲,越来越机警了。谈话使他兴奋起来,他的头转来转去,不停地打着手势。他说:“上帝保佑你们,不保佑我们,因为我们是好战者,还是共产主义者。他不喜欢我,他喜欢你们三个人。”他指点着基辛格、洛德和布什。

  会见快结束时,毛泽东同温斯顿·洛德和布什谈了起来,他指着布什说:“这位联络处主任上任之后为什么不到我这里来看看?”

  布什回答说:“能见到您不胜荣幸,我只是怕您太忙。”

  毛泽东说:“不,我一点都不忙,国内的事我不管,我只是看看国际新闻。你早就应该来。”

  毛泽东这次会见基辛格、温斯顿·洛德和布什,以手势助说话是显著特点。他指着头,拍拍大腿,举起拳头,竖起小拇指,指着拳头,转来转去,打着手势……这些手势都有力地帮助他表达了要讲的意思,使人容易理解。特别是在他行动不便,说话费劲的情况下尤其不可缺少。

  此外,毛泽东的语言还有言简意赅、言约意丰的特点。如“我是为来访者准备的一件陈列品。”包含积极丰富的内涵:年纪大了,不易行动;中国的最高领导,独一无二;来访者都要求能见到他,而且引以为荣;能否见到他这是关系到对来访者和来访者的国家持什么态度,给予什么级别的礼遇的大问题等等。此外如“我很快就要去见上帝了。我已经收到了上帝的请柬”,“你们是这个”,“我们是这个”等等,都是含义极丰富的语言。

(《毛泽东的语言艺术》 王永盛 张伟主编 上东大学出版社 1991年6月第1版  第13页~第15页)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