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徳刚:毛泽东的三个“二十八” 年——《今天再读毛泽东》《前言》
2015-10-23 00:25:42
  • 0
  • 4
  • 13

倪徳刚:毛泽东的三个“二十八” 年

——《今天再读毛泽东》《前言》

  《今天再读毛泽东》以中国梦为主线,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提炼和分析了毛泽东的六十个精典理论创新故事,涉及建党、建国、建设等若干方面,有助于思想理论界正确认识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关系;正确认识改革开放前三十年和改革开放后三十年的关系。资料翔实,文风灵活,可读性较强。(《今天再读毛泽东》,倪德刚著,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14年6月第1版)


  今天再读毛泽东很有意义。2013年是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毛泽东逝世37周年,改革开放35年。离建党百年目标还有8年,离建国百年目标还有36年。站在今天这个承前启后历史节点上,再读毛泽东又很有难度。从今天好日子角度再读毛泽东,毛泽东时代的穷日子真难过,毛泽东有责任;从今天问题角度再读毛泽东,毛泽东时代的氛围又很难忘,毛泽东有“道理”。从建党、建国看毛泽东,他是缔造者,无人可比。从实现两个百年目标的道路看,他的“毛病”又非同小可。

  毛泽东的名字,在中国出现已经120年了。联系120年以来的中国历史的大变动,联系未来120年的中国梦的大进军。功劳第一位的毛泽东,我们要牢记他的成功经验;错误第二位的毛泽东,我们要吸取他的失败教训。经验是奋斗的动力,教训同样是前进的财富。这是今天再读毛泽东的价值所在。

  毛泽东是读不完的伟人,读不完总得有个思路。本书前言简要概述毛泽东的三个“二十八”年,由此,书中分别讲述和分析了毛泽东的六十个理论故事。

  毛泽东与许多数字有特殊的巧合。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期间,用二十八画生笔名征友,这是真事。毛泽东一生可分为“三个”二十八年,也是历史事实。从1893年12月26日出生到1921年7月建党,二十八年;从党成立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二十八年;从新中国成立到1976年9月9日去世,“二十八”年。

第一个二十八年

  学了六年孔夫子的东西。毛泽东9岁正式入私塾,换了四家私塾,认真学习了四书五经、认真读了四大名著等。学四书五经,他学会了重要工具——认字、写字。读四大名著,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书中主角为啥莫有一个农民。

  学了七年西方的东西。毛泽东17岁正式入新式小学,18岁读中学,19岁读高中。20岁开始读了四年师范。这期间,毛泽东第一次知道“社会主义”这一说法和理论。读了严复译的亚当斯密《原富》、孟德斯鸠《法意》、卢梭《民约论》、约翰穆勒《穆勒名学》、赫胥黎《天演论》和达尔文关于物种起源方面的书。还读了一些饿、美、英、法等国的历史、地理书籍,以及古代希腊、罗马的文艺作品等等。这期间,他主张:一是以法治国。二是真理治国。三是民众联合。四是十月革命。五是思想要解放,反对孔夫子。

  学了“三本”马列的书,成了马克思主义者。1919年7月毛泽东第一次提到马克思。毛泽东到底读了马列哪几本书,使其成为马克思主义者了呢?1936年毛泽东在延安同斯诺的谈话中说:1920年冬天,我第一次在政治上把工人组织起来了,在这项工作中我开始受到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俄国革命历史的影响的指引。我第二次到北京期间,读了许多关于俄国情况的书。我热心地搜寻那时候能找到的为数不多的用中文写的共产主义书籍。有三本书 特别深地铭刻在我心中,建立起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我一旦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是对历史的正确解释以后,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没有动摇过。这三本书是:《共产党宣言》,陈望道译,这是中文出版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的书;《阶级斗争》,考茨基著;《社会主义史》,柯卡普著。到了1920年夏天,在理论上,而且在某种程度的行动上,我已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而且从此我也认为自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

  这二十八年,毛泽东健身。湘江击水、登山冷浴、长途旅行、研究体育等。这二十八年,毛泽东健心。毛泽东幼年随母亲信过佛,拜石头为“干娘”,取名“石三伢子”。积德行善,“还猪退钱”。他爹骂他,他说父慈子孝,父慈在先,子孝在后。他爹打他,他跳水以死抗之。他研究伦理学,按“修齐治平”磨炼心志。17岁离家时,给父亲抄诗一首: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23岁时,立“斗争哲学”。在日记中写道:与天奋斗,其乐无穷!

  这二十八年,毛泽东的核心是“建志”。无志不立,建立志向,才能成为一代天骄。他说,中国的问题是世界的问题。要谋全国人的利益,要进行俄式革命,要建列宁式的党,要以唯物史观为我党哲学。25岁,第一次见到李大钊和陈独秀。28岁和“南陈北李”共同建立了中国共产党。

第二个二十八年

  一是建党。建党的时候,毛泽东是无名之辈,没有“南陈北李”的威望,也没有张国焘和李达的“本事”。不如李汉俊提供建党场所的功劳,更不如李达夫人——王会悟及时警觉转移浙江嘉兴南湖红船的功绩。建党时他是个记录员,从这一点说,毛泽东建党“无大功”。但他搞党的建设功德无量。概言之,有“三大功”无人可比。

  第一,他把军队中的党组织建设好了。秋收起义失败后,毛泽东率领700余人被敌军追到江西永新县三湾村,毛泽东在“泰和祥”杂货铺开会。制定了 “党指挥枪”、“支部建在连上”和“官兵一致”的原则。自此党组织在军队中系统地建立起来了,“三湾改编”的原则至今光辉依旧。

  第二,他把军队中党员的思想建设好了。井冈山不是水泊梁山,但井冈山的“好汉”确似梁山“哥们”。毛泽东上井冈山的队伍是农民起义军。井冈山寨主——袁文才、王佐的人马是“土匪”。朱德、陈毅上井冈山的部队是国民革命军的旧式军队。这三伙合在一起成立了红四军。红四军的思想能不乱套吗!幸亏有毛泽东“三湾改编”的原则,幸亏毛泽东是“前委”书记。也是在一个村子——福建上杭古田村,毛泽东开会,决定用思想建党。说白了,不管你农民出身、“土匪”底子、军阀经历,只要思想信“马列”就行了。这就是1929年毛泽东写的《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一文的功劳。

  第三,他把全党建设好了。遵义会议前,确切地说到达陕北前,毛泽东没有资格管全党、全军党的建设问题。他搞“三湾改编”、他搞古田会议决议,也只局限于红四军,别的红军、别的党组织他管不着。延安整风,毛泽东把全党的学风、文风‘作风彻底改变了;把全党的思想、组织’制度彻底整治了。整了三年,抗日战争胜利了,解放战争胜利了,新中国成立了。

  二是建军。建军,讲“三湾改编”,讲“古田会议”重复了,讲“秋收起义”,讲“四渡赤水”,讲“三大战=战役”等意义不大。建军,有三个必须讲。第一,党指挥枪。这是毛泽东铁打的规矩,是中国军队之魂,中华民族之命,共和国之要。第二,军队是人民的军队。人民军队爱人民,这是老人家规定的职责。全国人民学解放军,解放军学全国人民。毛泽东讲的不是空话。人民子弟兵,子弟兵就是人民。毛泽东的这个将军思想,什么时候都不能丢、不能忘!第三,战无不胜。什么叫雄师?什么叫钢铁长城?毛泽东制定我军的信条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话是毛泽东1939年9月在延安讲的。中国人民历来不怕死,中国的人民军队也历来不怕打仗,既然打,就得打赢。能打赢现代化战争的军队,才是毛泽东缔造的军队,才是党的军队,才是人民的军队。

  三是建立新中国。建党后二十八年,毛泽东的一切作为,诸如,建设党、建设军队等等,都是围绕建立新中国这个核心大事展开的。这二十八年建国理论故事太多,可以说,无从下笔。但从建国角度讲,还是有点说头。1949年10月1日,为啥叫新中国诞生或者说叫建立了新中国?中国前为何加个“新”呢?除了与国民党的中华民国以示区别外,其实,此前我们党建立了“两个共和国”和一个合法的“地方政府”。

  第一个共和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1931年11月7日建国,首都定在江西瑞金,这是共产党的第一个全国性的政权。制定了宪法,发行了货币,设计有国旗,国歌为《国际歌》。毛泽东被选为第一届中央人民委员会主席,副主席为项英、张国焘。

  第二个共和国——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1934年10月因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共和国撤离江西瑞金。1935年10月瓦窑堡会议后,改国号为“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博古为主席。细心读者一看便知,去掉“苏维埃”即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一个合法“地方政府”——“中华民国陕甘宁边区政府”。前“两个共和国”在蒋介石眼里是非法的。1937年七七事变后不久,国共开始第二次合作。1937年9月6日,“中华民国陕甘宁边区政府”经中华民国中央政府批准,在延安正式成立。主席为林柏渠,副主席是张国焘。辖23个县,面积12.9万平方公里,人口200万,是合法的中华民国地方政府。1937年9月22日正式取消“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国号。正因为有前“两个共和国”和“一个地方政府”,所以,1949年10月1日建国时,我们称之为“新中国”。“新”有重新建立之意,更有与“旧”中国彻底区别之意。

第三个二十八年

  用“二十八”年来说毛泽东最后这一段,有点牵强。从新中国成立到1976年9月9日逝世,实算是二十七整年。中国老百姓有虚算年龄的传统,就像重要人物去世时,都按虚岁计算寿命一样,毛泽东最后一个“二十八”年,虚算一年也有“三大”理论故事。

  一、建制。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大家都知道不容易。由国民党统治建立的中华民国社会制度(这个制度我们称之谓: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制度),变成新民主主义社会制度很艰难(毛泽东原来设想,这个社会制度要持续一二十年后,才能转入社会主义制度):由这个制度再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更艰难。权力的变更、财产所有权的变更、思想文化话语权的变更,太难了。这个过程虽然不如革命阶段流血那么多,但也不亚于“流血革命”。谁愿意被“统治”?谁愿意被“剥夺”?谁愿意被“思想”。

  这个建制过程,毛泽东的确有“两下子”。在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六个名单中,就有宋庆龄、李济深、张澜三位非党人士。四位副总理就有郭沫若、黄炎培两位非党人士。56个部长中就有27名为非党人士。毫无疑问,真正体现了人民共和国。这是其一。其二,在财产所有权上,比列宁、斯大林都高明,采取“四马分肥”的政策,赎买成功。资本家既没被杀,也有钱可赚。又促进了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其三,改造知识分子的思想,让他们接受共产党的东西。新中国成立初期,毛泽东对知识分子的改造,本质上是对中国文化、西方文化的改造,让马克思主义占领思想文化阵地。

  二、建交。建交与建国同等重要。毛泽东建交故事多得很,但他的思路很清楚。可以概括为“四个一”:即一边倒、一大帮、一大片、一点突破。

  一边倒。主要指倒向苏联、倒向社会主义国家这一边,这是新中国成立之初打开外交局面的必然选择。1949年12月毛泽东访问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同时还签订了《中国长春铁路、旅顺口及大连的协定》和《关于苏联给予中国贷款的协定》。这些条约和协定,对于保障新中国的国家安全,推动和加速中国国民经济的恢复发展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都产生了重大影响。至于苏联在我党革命和建设时期的错误,另论。

  一大帮。主要指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建立外交关系,苏联第一个带头,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纷纷与我国建交,及时给与新中国外交支持,截至1949年底,就有苏联、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等9个社会主义国家与我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当然,新中国的成立也壮大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力量。

  一大片。我们的朋友遍天下,这是实话、事实。毛泽东不仅是中国人民的领袖,也是世界被压迫人民的领袖。有了社会主义国家的支持,有了一些西方国家的承认,毛泽东把外交眼光放到了五大洲、四大洋,重点是亚非拉国家。周恩来1963年底一次出访了13个亚非国家。正是这些穷朋友,才把新中国抬进了联合国。

  一点突破。主要是指我国外交的关节点在于如何改善中美关系。中美关系死结太多、结怨太深。毛泽东用小小乒乓球,点开了中美建交大门,点化了双方外交的冰山。使美国总统以非建交国身份来访,在美国历史上也只此一例。中美建交是我国与西方关系突破的标志性大事。随着时代的变化,随着历史的延续,中美建交意义越来越大,毛泽东的远见、智慧,是穿越时空的。

  不仅如此,毛泽东的外交理论,诸如三个世界论,五项原则论,反霸权论,不称霸论,“不犯必犯”论,等等,其价值是不可估量的。

  三、建设。这“二十八”年,毛泽东主题是围绕“建设”展开的。说毛泽东不搞建设是瞎说,说毛泽东不太会搞建设是实话。谁敢说会搞建设,会搞社会主义建设。马克思、列宁也没说过这样的话。邓小平搞改革开放,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但他也从来没说过,他会搞这些东西。他经常讲,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哪有革命、建设、改革使天生的“圣人”,“圣人”还有错呢,何况毛泽东!

  20世纪50、60、70年代出生的人都可能听长辈讲过“洋”字打头的东西:洋钉、洋火、洋布、洋油、洋腊等等。毛泽东时代建造出多少东西,设计出来的东西,没法统计。如果把制造“两弹一星”的钱,用在民生上;把“三线建设”的钱,用在民生上;把援助亚非拉穷朋友的钱,用在民生上;把抗美援朝、抗法援越、抗美援越的钱,用在民生上,以及把中印之战和中苏之战的钱,用在民生上,等等,毛泽东时代的民生会是什么样呢!大家去想吧!但可以肯定地说,毛泽东不搞“两弹一星”、“三线建设”、援助亚非拉穷朋友……中国站不稳、站不住!

  世界上没有一帆风顺的道路;世界上没有万事如意的事业。千辛万苦建立的新中国,谁不想把新家园建设好,毛泽东能不急吗?“大跃进”,赶英超美,一天等于二十年等,全国人民不要命地干。但没跃进成,没赶上英,没超过美。

  这本书选择了毛泽东不同时期的60个理论创新的故事,按故事来写。比概念化、学理化、抽象化地论述毛泽东思想好读、好看、好懂。毛泽东思想本身就是讲的中国故事,讲旧社会的故事,讲闹革命的故事,讲建党、建军、建国、建交、建制、建设的故事。今天再读毛泽东,既是对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的纪念,也是为实现中国梦而共同奋斗的精神动力。

(全文引自《今天再读毛泽东》第1页至第7页)

 

【附录】

倪德刚,男,满族,1961年8月生,祖籍顺天府宛平县(今北京丰台),出生地黑龙江哈尔滨阿城。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研究生毕业,法学博士。中央党校科研部副主任,教授。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毛泽东思想、邓小平晚年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新成果研究。主要科研成果:出版专著《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发表论文《毛泽东论如何办好党校》《毛泽东*伤心的一篇文章》《毛泽东*难忘的几份调研材料》《实事求是七十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三十年》等。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