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毛泽东五十五年前关于利用中国文化遗产问题、读书锻炼的两次谈话
2015-11-27 19:48:41
  • 0
  • 1
  • 29

  (1960年,下同)10月24日 晚上,在中南海颐年堂会见古巴妇女代表团和厄瓜多尔文化代表团,楚图南等在座。在客人提出关于利用中国文化遗产问题时,毛泽东说:对中国的文化遗产,应当充分地利用,批判地利用。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主要是封建时代的文化,但并不完全是封建主义的东西,有人民的东西,有反封建的东西。要把封建主义的东西和非封建主义的东西区别开来。封建主义的东西也不全是坏的。我们要注意区别封建主义发生、发展和灭亡不同时期的东西。当封建主义还处在发生和发展的时候,它有很多东西还是不错的。反封建主义的文化也不是全部可以无批判地利用的。封建时代的民间作品,也多少都还带有封建统治阶级的影响。我们应当善于进行分析,应当批判地利用封建主义的文化,而不能不批判地加以利用。反封建主义的文化当然要比封建主义的好,但也要有批判、有区别地加以利用。我所了解的是这样,我们现在的方针是这样。至于充分利用文化遗产,我们现在还没有做到。中国古典著作多得很,现在是分门别类地在整理,用现代科学观点逐步整理出来,重新出版。在客人提出中国的画家存在抄袭西方的画法问题时,毛泽东说:这种抄袭已经有几十年、近百年了,特别是抄袭欧洲的东西。他们看不起自己国家的文化遗产,拼命地去抄袭西方。我们批评这种情况已有一段时间了,这个风气是不好的。不单是绘画,还有音乐,都有这样一批人抄袭西方,他们看不起自己民族的东西。文学方面也如此,但要好一些。在这方面,我们进行过批评,批评后小说好一些,诗歌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在文化方面,各国人民应该根据本民族的特点,对人类有所贡献。各国文化有共同点,但也有差别。共同点是都在同一时代,都处于二十世纪的下半个世纪,总有共同点。但是如果大家都画一样的画,都唱一样的曲调,千篇一律就不好了,就没人看,没有人听,没有人欣赏。(《毛泽东年谱 一九四九——一九七六 第四卷》 第501页~第502页)

  (10月25日)同日 晚上,同部分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聚餐,李敏、李讷、毛远新、王博文、汪东兴、叶子龙、王敬先、林克、高智、李银桥、吴旭君、张仙朋、封耀松参加。毛泽东说:像今天我们在一起吃饭一样,大家团结得很好,这就好。你们整风,检查一下,批评一下,大家还是团结在一块。批评就是帮助,对人是有好处的。人是要压的,人没有压力是不会进步的。我受过压,得过三次大的处分,被开除过党籍,撤掉过军职,不让我指挥军队,不让我参加党的领导工作。那时,给我戴的帽子就多了。说什么山上不出马列主义,他们城里才出马列主义。说实在的,我在山上搞了几年,比他们多了点山上的经验。他们说我一贯右倾机会主义、狭隘经验主义、枪杆子主义等等。那时我没有事情做,长征中坐在担架上,做什么?我看书!有人又批评我,说我凭着《三国演义》和《孙子兵法》指挥打仗。其实《孙子兵法》当时我并没有看过;《三国演义》我看过几遍,但指挥作战时,谁还记得什么《三国演义》,统统忘了。我就反问:既然说我是按照《孙子兵法》指挥作战的,想必你一定是熟读的了,那么请问《孙子兵法》一共有几章?第一章讲的是什么?他哑口无言。原来他也根本没有看过。后来到陕北,我看了八本书,看了《孙子兵法》,看了克劳塞维茨的书,日本人写的军事操典也看了,还看了苏联人写的论战略、几种兵种配合作战的书等等。那时看这些,是为了写《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是为了总结中国革命战争的经验。写《实践论》、《矛盾论》,是为了给抗大讲课。他们请我讲课,我也愿意去当教员。自己作准备,结合实际讲,总结革命经验,听的人就有劲头了。你们整风,批评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呢?又不给你们戴路线错误的帽子,就是生活上的一些问题嘛,总的说来是小事。在我们毛家,我这一代以前还没有大学毕业的。我就没有上过大学。毛岸英、毛岸青他们在苏联上的是军事学校、东方大学,还不是正规大学。现在你们三个(原著编者注:指李敏、李讷、毛远新。),你(原著编者注:指王博文,江青的外甥。)和我也有关系,算四个,都要读成功,一下子就是四个大学毕业生了。人就是要锻炼,不要怕。我的意见,林克、高智、小封等几位同志下放,到农村去锻炼。我看哪里艰苦就到哪里去,我看王敬先也下去。到山东去,你们都赞成吗?(众答:赞成。)赞成,那好。我们做一个决议,过了阳历年,一月二日走怎么样?那就这样决定吧。(《毛泽东年谱 一九四九——一九七六 第四卷》 第503页~第505页)

  12月26日 写信给林克等:“林克、高智、子龙、李银桥、王敬先、小封、汪东兴七同志认真一阅。除汪东兴外,你们六人都下去,不去山东,改去信阳专区,那里开始好转,又有救济粮吃,对你们身体会要好些。我给你们每人备一份药包,让我的护士长给你们讲一次如何用药法。淮河流域气候暖些,比山东好。一月二日去北京训练班上课两星期,使你们有充分的精神准备。请汪东兴同志作准备。你们如果很饥饿,我给你们送牛羊肉去。”“信阳报告一件,认真一阅。”毛泽东在署名下面写道:“十二月二十六日,我的生辰。明年我就有六十七岁了,老了,你们大有可为。”(《毛泽东年谱 一九四九——一九七六 第四卷》 第505页)

(原著注)1927年11月,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作出开除毛泽东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的决定。1928年3月,中共湘南特委代表周鲁到井冈山,在传达中央的这一决定时误传为开除毛泽东的党籍。不久,毛泽东看到了中共中央文件,澄清了这一误传。

  克劳塞维茨,军事理论家和军事历史学家,普鲁士将军。著有《战争论》等。


【注】

  《毛泽东年谱(1949-1976)》是一部记述毛泽东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他逝世27年间的生平、业绩的编年体著作,比较全面地反映了他的思想、理论、决策、工作方法和各种活动,反映了他领导建立和建设新中国的历程。从这部年谱的记述中,还可以了解毛泽东在27年间是怎样工作和生活的。这部年谱以中央档案馆保存的档案资料为主要依据,发表了大量未编入毛泽东著作集中的讲话和谈话,同时又使用了其他文献资料和访问材料,内容非常丰富。

  这部年谱的出版,对于研究建国以来毛泽东的思想理论与工作实践,研究党领导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成就、经验和艰辛探索,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由来和形成基础,有着重要意义。

——引自:http://news.sina.com.cn/c/2013-12-22/153629051895.shtml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