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铃文章:难以回避的社会撕裂和焦虑
2016-02-24 22:19:03
  • 0
  • 1
  • 34

原文标题:难以回避的社会撕裂和焦虑

收藏人:王荣庆  2016-02-19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0219/15/30154854_535740455.shtml

  我们最好只说风月不谈政治,但有多少人知道——政治就是我们的风月?就是我们的吃穿住行乐?就是我们平时的油盐酱醋茶?有句话说得好:我们不关心政治,可是政治却时刻在关心着我们……


作者/马铃


  无可否认,我们的社会正在呈现一个撕裂的状态:左右之间的争执日益厉害,城乡之间的落差相当明显,官民之间的取态颇有差异。因为存在撕裂,所以产生焦虑。

  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在一片喜庆热闹的氛围下,社会中隐藏的撕裂和焦虑以不同的方式表现了出来。


  其一,有个号称“内部讲话,可能马上被删”的视频被转成微信,春节期间广泛流传,主讲人大谈毛泽东领导的“文化大革命”之必要,内容完全是赞扬,点击超过十万,点赞人超过一万,赞颂“文革”这种似乎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在今天真实发生。今年将迎来“文革”五十周年,民间许多反思和揭露“文革”的文章纷纷“出笼”,与此同时,担心“文革”回潮的文字也不断泉涌,“左右”两派分化越来越明显,对峙也越来越尖锐。

  其二,“上海女孩跟男友回农村过年,见第一顿饭就想分手”的微博火爆了整个春节,引发了城乡差别的大讨论。上海女孩自爆,随大学毕业后在沪发展不错的男友回其江西老家过年,然而看见男方家摆放的第一顿晚餐就决定返回上海。从女孩晒出的图片看到:昏暗的灯光下,老旧肮脏的木桌上,放在一盆盆乌糟糟的菜……城里人确实有些难以下筷。尽管有人质疑“分手”网帖的真伪,怀疑其背后有策划,但无疑该网贴引爆的问题是真实的,由于触及了城乡之间的巨大差距和农村凤凰男与城市孔雀女结合的摩擦,所以引起网民强烈关注。为此,《人民日报》和新华社也都先后写了评论,探讨这种差距的现实困境。

  近年来,当出身农村在城市打拼的各色人春节回乡省亲时,一批深刻描写当今农村严峻现实的文章便会在网络流传,令农村的贫穷与凄凉刺激着城里人的心。去年扩散极广的“博士返乡日记”,今年春节前的“一个农村儿媳的乡村图景”,还有今年《财经》记者的“一个病情加重的东北村庄”,都描绘出深重凄凉惨淡的乡村现实,这些白描俨然形成了“春节苦药”。

  其三,今年春晚的波涛汹涌,让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经典名句“是好得很还是糟得很”也被翻了出来。面对春晚的如潮非议,总导演吕逸涛却说:“我觉得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他自打100分,表示“好的建议我们可以吸纳,不好的建议我们可以置之不理”。其后媒体公布,观众对今年春晚表示满意和基本满意的比例高达95%,结果引来无数调侃和挖苦,央视微博不得不关闭了评论功能,网上尖锐的点评也被部署屏蔽。我看到了这样一段话:“春晚好坏已不重要,叫好叫坏也可以理解,但是透过对今年春晚的吐槽和官方的应对,可以看出社会已经撕裂到了何种程度、对立到了何种程度,这才是最令人忧虑的。”

  春晚本来是个年节的放松消遣,大可不必搞到这种程度。以前被批为“媚俗”,现象被责为“媚上”。即使“供给侧”的宣传与“需求侧”的娱乐对接不洽,代表官方的总导演和央视也应该“适度灭火”而不是“火上浇油”。像这种自己给自己打100分,只能平添老百姓的反感;而春晚抽样调查结论“满意和基本满意的比例高达95%”的明显不真实数字,只会破坏政府正在建设的诚实守信。因此,这种“自吹自擂”的帮忙,效果无疑是反向的,实际上在国民间造成了新的信任危机。


  中国人似乎越来越有钱,这个春节有600多万人出国旅游购物,在不少地方掀起“爆买”和“爆玩”,提振外国经济的同时,也让老外看得瞠目结舌。事实上,中国人骨子里揣着一份焦虑,所以才如此放纵。有人把它归纳为“一种集体性的焦虑”,认为中国进入到“政治焦虑、经济焦虑、信仰焦虑、生存焦虑等等全面焦虑期,上至政治人物、中至各类精英,下至贫民百姓,大家都缺乏安全感”。

  经济学家吴敬琏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专访时坦承:从经济基础来说,我觉得所谓的中等收入者阶层在这30年里面成长壮大得很快,这是有希望的一面,没有希望的一面,就是他们的生存环境。林达的《西班牙旅行笔记》。说,如果一个社会的环境由两个极端派把社会撕裂了,中间派就会消失。我们现在就有这样的苗头。你看我们好多中等收入者阶层,都要把自己装成是弱势群体,不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就是中产阶级,我们就是主流阶层。这个现象很奇怪。这说明我们这个社会有撕裂的倾向,变成两个极端派。中间派躲在一边,躲到弱势群体里边去,否则的话他就可能会成为被打击的对象。现在反腐,反来反去是反中间的,而不是真正的权贵。

  一个参加了毕业30年同学会的中年人撰文痛苦叙述:甫一落座,相见甚欢,互道长短,唏嘘岁月,惊叹胖瘦,回忆当年……然后,喝酒,吃菜,回忆。再然后,微笑,闲扯,话题渐渐狭窄、气氛渐渐寥落,谈谈人生?说说理想?评评时事?聊聊观点?……是的,不可免俗,我们也这样做了!这样做的后果是:一小时后我们都沉默了!因为不想进一步形成对立、乃至对抗!在我的记忆里,这种现象在10年前、20年前是很少出现的。这是怎样的悲哀啊?有人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也是最坏的时代;也有人说,当代中国的现实素材有史以来最为丰富,天天上演着魔幻现实主义大片、神话故事、荒诞剧和肥皂剧;也有人说,这是五千年来河蟹最多的时代。我们最好只说风月不谈政治,但有多少人知道——政治就是我们的风月?就是我们的吃穿住行乐?就是我们平时的油盐酱醋茶?有句话说得好:我们不关心政治,可是政治却时刻在关心着我们……

  国人自小就被告知,“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从小学到大学必须上政治课,所以养成了对政治的热衷议论,当然政治也关系着每个人的命运走向。中国人恐怕是世界上最喜欢议论朝政的群体,北京出租车司机的议政“水平”就享有国际声誉,经常被调侃“像是刚从中南海开完会出来似的”……

  新近发布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规定,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媒体公布的第一期案例是东部某市公安局副局长吴某,他在周六的午后浏览微信朋友圈后,对“一国两制”的文章不但发表评论,而且进行抨击和否定,结果被罢了官。


  当下,微信已然成了中国人最普及最重要的阅读和交流平台,无数人对此痴迷到每日必不可缺。中国人一直被外国人认为是不怎么爱读书的民族,但自从有了微信,人们的阅读兴趣大发,各种内容的阅读量陡增,也带动了自媒体的超级繁荣。

  自媒体的五花八门,让不少过去“思想单纯”的人“脑洞大开”,开始学着思考和站队。除了各种吃喝玩乐的兴趣群以外,一些左中右的派别群也层出不穷,微信在无形中促使了人们的扎堆结社,换言之也就是介入到分类“撕裂”。

  本来,有人群的地方就会有不同意见,人间社会必然存在左中右的现象,这十分正常,不足为奇。许多国家都有不同程度的“撕裂”现象,西方民主政治下的两党相争,民间的不同支持者之间其实就是一种“撕裂”,但成熟社会撕而不裂,一般不会让“撕裂”变成严重的“对立”。但是,泰国那样不够成熟的社会,红衫军和黄衫军的“撕裂”就造成了严重对立;伊拉克那样半只脚踏进民主的社会,宗教政治派别激烈的“撕裂”就演变成了暴力。

  中国因为担心出现对立和暴力,所以极力回避“撕裂”,甚至不承认或假装没有“撕裂”。视而不见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一味封堵更可能让事态变得难以转圜。能否处理好不同意见之间的矛盾与分歧,当真考验政府的把握与智慧。

  最近有篇“无论共产党查出来多少腐败分子,但是国家不能乱,朋友圈已转疯”的微信,可以看出另一种焦虑,虽然一些“自干五“愿意为国家呐喊分忧,但仅是口号和意志表达难以让国民达成一致。中国要真正处理好“撕裂”和“焦虑”的问题,唯一的手段就是改革,是真正触及权贵的制度改革。

  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在新罕布什尔州战胜希拉里后表示:美国的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程度已经超过地球上所有主要国家。顶层1%人群中的十分之一,他们掌握的财富相当于底层90%人口总财富——这不公平!20名富豪的财富,超过了全国一半人口的总财富,这也是不公平。

  其实,从中国社科院的报告看,中国财富不平等的严重程度已与美国不相上下。如果说美国是权贵资本主义的话,中国就是权贵社会主义了。然而,老牌的美国即使“撕裂”也一样稳定,因为它经得起折腾,而新兴的中国出现“撕裂”则可能危机四伏.因为中国经不起折腾。所以中国最怕的就是折腾,为了避免折腾导致动荡,中国始终在不惜代价保稳定,但大家都明白,这种保法只是押后危机而不是解除引信。

  难以回避的社会撕裂和焦虑就摆在那里,时间已经不充裕。让社会走入公平公正是对付左右之争的一把钥匙,精准脱贫若能对症下药也应有效果,官民认知和取态的错位需要在价值观方面进行民主而对等的探讨和重建。

  2016年本就是非常艰难之年,政治、经济、外交、社会诸多方面都需要力度,行动胜过一切。


文章来源于网络


乐天蓝鹰说:此文提纲挈领地阐述了中国前进路上难以回避的社会问题,作者称之为“撕裂和焦虑”,绝非杞人忧天,乃是忧国忧民的探讨。但愿中国战胜理论困境和实践困难而在政治、经济、外交、社会诸多方面取得期盼的良好实绩。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