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例注释马克思所说:“一切历史事实与人物都出现两次……”(5)
2016-05-18 07:19:47
  • 0
  • 0
  • 2

(五)《一千零一夜》中《渔夫与魔鬼的故事》与中国文化大革命

魔鬼一旦放出瓶子后的不同后果


《一千零一夜》中渔夫和魔鬼的故事:

渔夫把魔鬼重新装(骗)进了瓶子


  《一千零一夜》中《渔夫与魔鬼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渔夫,家裏很穷。他每天早上到海边去捕鱼,但是他自己立下一条规矩,每天至多撒四次网。 有一天早上,撒了三次网,什麼都没捞到,他很不高兴。第四次把网拉拢来的时候,他觉得太重了,简直拉不动。他就脱了衣服跳下水去,把网拖上岸来。打开网一看,发现网裏有一个胆形的黄铜瓶,瓶口用锡封,锡上盖着所罗门的印。 渔夫一见,笑逐颜开,说道:「我把这瓶子带到市上去,可以卖它十块金币。」他抱着铜瓶摇了一摇,觉得很重,裏面似乎塞满了东西。他自言自语地说:「这个瓶裏到底装的什麼东西?我要打开来看个清楚,再拿去卖。」他就从腰带上拔出小刀,撬去瓶口上的锡封,然后摇摇瓶子,想把裏面的东西倒出来,但是什麼东西也没有。他觉得非常奇怪。 隔一会儿,瓶裏冒出一股青烟,飘飘荡荡地升到空中,继而弥漫在大地上,逐渐凝成一团,最后变成个巨大的魔鬼,披头散发,高高地耸立在渔夫面前。魔鬼头像堡垒,手像铁叉,腿像桅杆,口像山洞,牙齿像白石块,鼻孔像喇叭,眼睛像灯笼,样子非常凶恶。 

  渔夫一看见这可怕的魔鬼,呆呆的不知如何应付。一会儿,他听见魔鬼叫道:「所罗门啊,别杀我,以后我不敢再违背您的命令了!」 

  「魔鬼!」渔夫说道,「所罗门已经死了一千八百年了。你是怎麼钻到这个瓶子裏的呢?」

   魔鬼定神一看,眼前不是所罗门,而是一个渔夫,便说道:「渔夫啊,准备死吧!你选择怎样死吧,我立刻就要把你杀掉!」 

  「我犯了什麼罪?」渔夫问道,「我把你从海裏捞上来,又把你从铜瓶裏放出来,救了你的命,你为什麼要杀我?」

   魔鬼答道:「你听一听我的故事就明白了。」 

   「说吧,」渔夫说,「简单些。」 

  「你要知道,」魔鬼说,「我是个无恶不作的凶神,曾经跟所罗门作对,他派人把我捉去,装在这个铜瓶裏,用锡封严了,又盖上印,投到海裏。我在海裏呆着,在第一个世纪裏,我常常想:『谁要是在这个世纪裏解救我,我一定报答他,使他终身享受荣华富贵。』一百年过去了,可是没有人来解救我。第二个世纪开始的时候,我说:『谁要是在这个世纪裏解救我,我一定报答他,把全世界的宝库都指点给他。』可是没有人来解救我。第三个世纪开始的时候,我说:『谁要是在这个世纪裏解救我,我一定报答他,满足他的三种愿望。』可是整整过了四百年,始终没有人来解救我。於是我非常生气,我说:『从今以后,谁要是来解救我,我一定要杀死他,不过准许他选择怎样死。』渔夫,现在你解救了我,所以我叫你选择你的死法。」

   渔夫叫道:「好倒霉啊,碰上我来解救你!是我救了你的命啊!」

   「正因为你救了我,我才要杀你啊!」 

  「好心对待你,你却要杀我!老话确实讲得不错,这真是『恩将 仇报』了!」

   「别再罗唆了,」魔鬼说道,「反正你是非死不可的。」

   这时候渔夫想道:「他是个魔鬼,我是个堂堂的人。我的智慧一定能压制他的妖气。」

  於是他对魔鬼说:「你决心要杀我吗?」

   「不错。」 

  「凭着神的名字起誓,我要问你一件事,你必须说实话。」 

  「可以,」魔鬼说,「问吧,要简短些。」 

  「你不是住在这个铜瓶裏吗?可是照道理说,这个铜瓶既容不下你一只手,更容不下你一条腿,怎麼容得下你这样庞大的整个身体呀?」 

  「你不相信我住在这个铜瓶裏吗?」

   「我没有亲眼看见,绝对不能相信。」

   这时候,魔鬼摇身一变,变成一团青烟,逐渐缩成一缕,慢慢的钻进铜瓶。

  渔夫见青烟全进了铜瓶,就立刻拾起盖印 的锡封,把瓶口封上,然后学着魔鬼的口吻大声说:「告诉我吧,魔鬼,你希望怎样死?现在我决心把你投到海裏去。」


(txg073349文)

——引自:http://wenda.so.com/q/1372579492068855



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把“魔鬼”放出瓶子,再也收不回去。

《广场的见证》


  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把魔鬼放出瓶子,再也收不回去。古老的民族染上狂热,犹如老年人坠入情网。小伙子,想想你被一个老太婆发疯似地追求的情景。那发烧的眼睛和干瘪的乳房。这就是文化大革命。

  毛泽东原来的时间表是:一至两年,文化大革命胜利结束,刘少奇们成战俘,他领着全党继续上路。他万没料到这场革命野马奔腾,他已完全驾驭不住。林彪的背叛给了他致命的一击。他那样信任林彪,把能给的全给他了,可林彪不满足,居然还想要更珍贵的:他的性命。不错,林彪最后是仓惶出逃了。可在林彪仓惶出逃之前,毛泽东是否也仓惶了一回?为了躲避林彪的袭击,毛泽东视察南方回北京时,忽走忽停,一日数变,叫人捉摸不定,到北京后是悄悄在丰台下车的。一个统治者在自己统治的地盘里还这样偷偷摸摸,也够悲哀了。

  林彪事件后,全国人民惊讶地注意到一个现象:毛泽东势不可挡地见老。这个星期见外宾的照片和上星期照片比较,一准有别。从这个意义上说,林彪没全输,他毕竟折了毛主席的寿。打击是沉重的,但不是最重的。最重的打击来自------tian‘anmen广场。我要说的是“tian‘anmen事件”。

  一九七六年的中国是玩深沉的中国。人民在思考。五四运动以后的几十年里,他们不被允许思考。领袖已经替他们思考好了。有思考的奴隶是危险的奴隶。他们总体是不爱思考的。一九七六年他们当中一部分人稍稍动脑思考了一下,就弄出了个“tian‘anmen事件”。然后华国锋一粉碎“四人帮”,他们又不思考了。

  文化革命是纸老虎,不要说经不起戳,它甚至经不起思考。一思考它就崩溃了。人们发现,文革是乌托邦。第一批设计乌托邦的人,是有心人。而现在,是反乌托邦的人才是有心人了。文化大革命再进行下去是不可能了……戏毕竟是戏。人民反对文化革命,而反对文化革命就是反对毛泽东。这是“tian‘anmen事件”的灵魂。悼念周恩来总理是虚晃一枪。人们在寻找爆发点。而周恩来去世得恰到好处,他最后给了人民一个机会。

  这个人死得有点惨。他与毛泽东配合得天衣无缝。那是因为他万倍谨慎。他谨慎到……谨慎到这种程度:赫鲁晓夫访华时吃宴会与他碰杯,而毛泽东没举杯,他也死死不举杯。

  如果为周恩来举行国葬,如果毛泽东探望一下周恩来,或参加追悼会,一切都不会发生。周恩来去世后,汪东兴、张耀祠已勘察好中南海至北京医院的路线,以为毛泽东会去,但毛泽东没去。汪东兴因此还发了两句牢骚。张玉凤也流着泪劝毛泽东去,可他拒绝了。说句公道话,他已经没有能力去了,他也病得快要死了。应该说在这几天他没做错什么。除了放鞭炮那件事有点让人捉摸不透外,他基本是无愧的。

  周恩来去世后几天就是春节,除夕夜,全国没有一声鞭炮响。我敢打赌没有。毛泽东却吩咐张玉凤等工作人员搞来鞭炮,在游泳池门口大放特放。他已极度虚弱,也在别人的搀扶下,点燃二踢脚。以前他从不亲自放炮,今天他放了,并从垂死的脸上绽出一丝欣慰的笑容。那晚上他们放了许多鞭炮,第二天早上,鞭炮屑是用三O一卡车拉走的。

  不明真相,或明了真相,人民总之不能忍受了,四月开始了决死的战斗,天安门广场又一次当了明星。全中国人仿佛都跑到广场上来了,他们的爷爷曾在这里鏖战军阀的马队,他们的爸爸曾在这里狂欢建国,他们本人曾在这里痛哭流涕发誓效忠文革,现在他们反戈。

黑格尔,闹剧,喜剧,悲剧,马克思

  那几天,毛泽东密切注视着天安门广场,他与广场同呼吸共命运,虽然他已半截身子入土,但并不妨碍他掌握广场的动向。后来华国锋说什么江青、毛远新蒙蔽欺骗了毛主席,那是别有用心的。谁也蒙蔽不了毛主席,除了林彪。他的心情很沉重。以前,天安门广场属于他。现在,广场不再属于他。他悲怆地意识到他与广场的蜜月已经结束,他已不再是广场中人。他力图还是,但广场已不收容他了。广场抛弃他了。那天,当毛 远 新把被公安部定为OO一号的反革命诗词念给他听时,他的脸色苍白极了。

  “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

毛远新一边念一边瞅他叔父,生怕叔父会震怒。但叔父没有怒,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把头低下了。几根稀疏的白发遮不住秃掉的脑壳。他就这样低着头,一言不发,足有几十分钟。毛远新以为叔父睡着了,轻轻起身想离去,岂知叔父突然开口:“是洒泪,还是洒血?”“洒泪。”姚文元立即在出简报时把这一句改为“洒血祭雄杰”。

  四月五日深夜,大军出动,将tian‘anmen广场一鼓荡平。广场又一次浸泡在鲜血中。王洪文在人民大会堂里指挥了这场屠杀。战场打扫完毕,他兴冲冲地来中南海见毛泽东。毛泽东正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看《红楼梦》。王洪文说:“主席,我们胜利了!”

  与王洪文喜悦的神色相反,毛泽东脸上布满阴云。他正在看宝玉与宝钗成亲那一段。林黛玉孤零零躺在床,倾听远处欢乐的丝竹声,一定也幻想着自己情人与别人性交的情景,犹似万箭穿心。一贯心软见了落花也哭的她此时竟无泪,说:“宝玉,你好……”无下文了。

  王洪文喷着唾沫讲述天安门广场的激战,毛泽东始终没抬头。王洪文讲毕,等待导师夸奖,没想到毛泽东说:“黛玉说:‘宝玉,你好……’好什么呢?这真是千古之谜。你好狠心?你好好待宝钗?你好不理事?……”王洪文一脸茫然。毛泽东根本不看王洪文,继续讷讷:“你好好睡觉?你好苦……你好苦?啊,对了,是这句:你好苦哇。……”

  四月六日,政治局开会,将天安门事件定为反革命暴乱。毛泽东用颤抖的手在政治局的报告上批示:“士气大振,好!好!好!一首都,二tian‘anmen,三烧打,性质变了。”

  当天晚上,他病了。发烧。咳嗽咳出血痰来。他叫别人士气大振,而自己的士气却一蹶不振了。那一天,由于心情灰暗,他说得最多的话题是死。王洪文来看他,他问这个年轻的接班人:“我死之后,中国会发生什么事?”

  一年前,他曾用同样的问题问王洪文和邓小平。王说:“全党会自觉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把革命进行到底。”邓粗声粗气地说:“军阀混战。”毛泽东欣赏邓的回答。现在王洪文楞了一下,拾起了邓小平的牙慧,轻声答:“军阀混战。”

  毛泽东白了他一眼:“胡说八道。”张玉凤服侍他吃药,他抚着她的手说:“我给你讲个故事。过去在延安,下雨天,打雷闪电,电打死了一个县长。老百姓都说,电打不死毛泽东。我得出一条结论,电打不死我,病能打死我。”张玉凤把药勺朝他嘴里放。嘴唇哆嗦得太厉害,药洒了。

  晚上,毛泽东想看电影。张玉凤从中央办公厅调来一部新片子,《难忘的战斗》。因为毛泽东患病,今天坐在他身边的是中南海门诊部的护士长。电影开头有这样一个情节:人民解放军解放了一个城市,列队入城。群众挥舞着小红旗夹道欢迎。护士长忽然觉得有一股潮气从旁边飘来。她望望毛泽东,大惊。毛泽东的脸上挂着两道晶亮的泪痕。毛泽东哭了。护士长注意到,毛泽东的泪水不停地涌出来。护士长问:“主席,你怎么了?”

  银幕上,一群青年学生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毛泽东指指银幕,问护士长:“那欢迎的学生里有你吗?”解放时护士长是上海学生,毛泽东是知道的。当年她也确在欢迎之列。毛泽东这么一问,她不知为什么蓦地感到一阵心酸,泪水哗地一下淌出来。她点点头:“有我。”

  毛泽东也点点头。从他脸上扑过来的湿气更大。远处,又响起轻轻啜泣声。是张玉凤。跟着张玉凤,其他工作人员也哭了。毛泽东的眼泪感染了其他人。其他人的哭声反过来又感染了他。他,铁腕统治中国数十年,妻子儿子死了都不曾掉一滴眼泪,现在渐渐抽泣出声了。他愈来愈不能控制自己,竟用手捂面,泪水顺着指缝流。全场哭声响成一片。电影无法放下去了。张玉凤和护士长把毛泽东搀扶走了……

  上帝以一个“生”字展览他的作品,然后以一个“死”字统统收回。          tian‘anmen事件半年后,毛泽东与世长辞。


(《刘亚洲笔下的毛刘周》:《广场见证》(网帖,未知是否确为刘著)

——引自:http://www.shz100.com/portal_mobile-p_mobile_view.html?aid=9603&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马克思语录】

马克思说:“一切历史事实与人物都出现两次,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喜剧。”

Marx said: "All the historical facts and figures appear twice, the first is a tragedy, the second is a comedy."

中文引自:http://wenda.so.com/q/1384801892064151?src=9999&cid-pre=1000204

完整说法:

马克思说:“黑格尔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喜剧出现。”

Marx said: "Hegel said, all the great world historical events and characters, can appear twice. He forgot to add that, first as tragedy, second as a comedy."

中文引自:http://wenwen.sogou.com/z/q486460861.htm


另译:

马克思说:“一切重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都出现两次: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闹剧。”

Marx said: "All the historical facts and all the major events of world history and characters, all appears twice: first as tragedy, second as farce."

中文引自:http://bbs.pinggu.org/thread-2728110-1-1.html

完整说法:

马克思说:“黑格尔说,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闹剧出现。”

Marx said: "Hegel said, all the great world historical events and characters, can appear twice. He forgot to add that for the first time as tragedy, second as farce."

中文引自:http://bbs1.people.com.cn/post/1/1/2/133537737.html


链接:

史例注释马克思所说:“一切历史事实与人物都出现两次……”(1)

 http://yinayo.blogchina.com/3028151.html

史例注释马克思所说:“一切历史事实与人物都出现两次……”(2) 

 http://yinayo.blogchina.com/3030567.html

史例注释马克思所说:“一切历史事实与人物都出现两次……”(3)

 http://yinayo.blogchina.com/3031828.html

史例注释马克思所说:“一切历史事实与人物都出现两次……”(4)

 http://yinayo.blogchina.com/3032675.html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