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谷钩沉】资料:振扬与峥嵘关于诗韵的通信  
2018-09-14 09:49:20
  • 0
  • 0
  • 0

振扬与峥嵘关于诗韵的通信 

 http://yinnanyong.blog.163.com/blog/static/104787385200921195827462/

2009-03-11 21:58:27 网易博客-瑶琳函谷


(1)沈振扬关于诗的信

老鹰:

  最近的两个邮件已收看,章吉麟的照片很美,看来他也在梅花节那天去了超山。赵峥嵘的提问回复因我尚不会发电子邮件,只能寄信给你请你代发。“细雨浸润红欲滴”一句中“润”字的确用错,它是仄声,我错当平声用了。请你把“润”字改成“沉”字,这样就符合格律了,否则就犯了格律中的“不粘”、“孤平”两个大忌。

  另外,请你把“冻雨”一诗中的“扬白花”改为“扬花白”,否则又是犯了“不粘”、“孤平”两忌。

  祝

安好

                 阿扬

                09.2.26


(2)沈振扬致函就律诗新韵答赵峥嵘的提问

赵峥嵘先生:

  邮件收到,谢谢你的关注。就你提出的两个问题我很高兴回答。

  (1)我用的新韵是来自“诗韵新编”一书,该书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目前比较流行,范围也比较广。78年第1版累计印数222000册,89年第2版,截止2006年已是第14次印刷了。该书的特点是以普通话为基础编订的,很适应现代人使用。“平水韵”是以地方音为基础的,不很适应现代人的交流,何况“平水韵”也是根据以前的韵书收缩编订而成的。我是一个初学者,我觉得使用新韵易学,经当地的诗词前辈推荐就采用了“诗韵新编”一书(一本比32开还小的书,定价12元)。

  (2)你提到的“十、滴、润、拂、袭、发、出”七个字中除“润”字外其余六个字都为新韵的“入”声字,所以应该符合格律的仄声要求。入声字比较复杂,它是发音比较短促的一类字,分布在“阴平”、“阳平”、“上”、“去”四个声部里面,新华字典中是查不到的。而“润”字的确是我用错,谢谢你的指正。

  作为一个初学者望今后多多得到你的指教。

  祝

安好

            沈振扬

           2009年2月26日


(3)峥嵘与鹰的往来电子邮件

【2009年2月25日(星期三) 晚上10:07电子邮件】

主题:Re:平仄小弟比我钻研得透

鹰:

  对于“《梅花节超山观梅》(新韵九开)作者:沈振扬 作者自注平仄:平━ 仄│”

  我有问题请教:

  (1)不知沈先生所说的“新韵九开”用的是什么新韵?

  (2)作者自注平仄,是不是按古人的读音?如果以普通话的前两声(阴平、阳平)为平声,后两声为仄声,那么,沈诗中下列七个字与沈自注的平仄是相反的:十润滴拂袭发出

请不吝指教。先谢谢了!

             峥嵘 2009-2-25


【2009年3月2日(星期一) 晚上10:25 电子邮件】

主题:沈振扬关于诗韵的信

峥嵘:

  今遵振扬兄嘱托转达他给你的回复,请看附件:《沈振扬关于诗的信》和《沈振扬致函就律诗新韵答赵峥嵘的提问》。多多交流吧。

  今晚看到你在班级发新帖了。5460新版上发帖子确不顺畅。

春安!

             鹰

此邮件同时抄送振扬兄阅。


【2009年3月3日(星期二) 晚上11:33电子邮件】

主题:谢谢鹰 谢谢沈振扬老师

鹰:

  你太认真了,还麻烦你的朋友给我写信,而且你还中间传送。谢谢你和沈振扬老师的指教!因不明沈振扬老师的邮箱,故不另写信了。方便时请你代我向沈振扬老师道谢。

  我认为像我这样写诗只是一种爱好,为的是从中得欢愉。我把我的诗比野草(难登大雅之堂的)。虽然平仄、押韵、对仗等等都是格律诗的基本要求,但是,对于我们纯属玩玩的爱好者而言似无刻苦用功的必要了。按简单易行的,例如用普通话里的一、二声作平声,三、四声作仄声;押韵按普通话的韵母为基础选字……总之,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健康快乐,而不是刻意去钻研诗学,只要读起来有那么一点儿像就行了。学习的途径很多,可以在读中学,在写中学,在交流中学,轻轻松松地学,学一点算一点,不求水平有多高,但求热闹开心。你说呢?

祝健康快乐!

              峥嵘 2009-3-3


【2009年3月4日(星期三) 上午6:44 电子邮件】

主题:认真的是振扬兄和你本人

小弟:

  都是同辈人且互为同窗好友,不必称“老师”啦。

  写诗的旨趣我与兄同。

  振扬的邮箱地址其实已在给你的前信收信人栏里了(该信是抄送给了他的,今亦是)。

  我拟把我们着组通信整理发到《乐天蓝鹰——瑶琳函谷》(网易博客)去,以便查阅交流,

你不会反对吧。

春安!

            鹰 


【2009年3月5日(星期四) 中午11:52 电子邮件】

主题:谢沈老师

沈振扬老师:

  谢谢你特地写信回答我的问题。曾从南勇兄的日志里拜读过你的几首好诗。从你写的诗/信看,你是一位颇具功底的诗人。我是一个喜爱诗但不懂诗的外行人。你是我的老师。

  对于格律诗,我尚在门外望呢。像我这样缺乏基础的外行人学格律诗,且不说别的,就其声韵就是很大的障碍,什么“广韵”、“平水韵”、“新韵新编”、“中华新韵”、“平仄”、“阴阳”、“清浊”、“拗救”、“八病”……晕啊!这样的格律诗固然很高雅,但和者也寡,普及不了。可是,我又喜欢四句头、八句头,字数少,无长篇打字之累。于是,我就“造假”(老师可不要举报哦)——取唐人之体式,声韵做些变通:用普通话的一、二声作平声,三、四声作仄声,押韵则以普通话的韵母为基础凭感觉选同韵母或相近韵部的字。当然,这样写出来的东东就不是近体诗的概念了(偶然有对上号的也是碰巧),只能作为自娱自乐或在同学/朋友当中凑凑热闹的材料。可喜的是现在许多人在呼吁/探讨改革创新近体诗的问题,也许不久的将来会有现代的新律绝流行起来,广大群众也能吟唱几句而无须在诗人的殿堂外引颈张望啰。

  沈老师说的那个“新韵”还是保留古“入声”,在某种意义上说,还是局限在诗人的殿堂里,不能普及到群众中来。

  上面说的是外行话,请沈老师批评指正。

祝健康快乐!

              赵峥嵘 2009年3月5日


【2009年3月6日(星期五) 下午17:14电子邮件】

主题:“一,二”声里有仄声

振扬来信说:“一,二”声里有仄声。(详见下面原信全文)

------------------------------------------------

安好快乐!

       鹰

-------------- 原始邮件 --------------

老鹰:

  来信已阅,峥嵘先生对我的称谓不妥,本是同辈,不必客气。爱好写诗,为此而乐,飬身之道也。

  格律中的平仄与普通话的四声比较,“平”不能简单地看成“一,二”声,因为“一,二”声中有 一部分是“入”声字,“入”声在格律中属于“仄”声,而“三,四”声则全部属于“仄”声。新华字典中没有区分“入”声字,诗韵新编中有明确区分,所以案头有一本韵书是很有必要。以上所述请转告峥嵘先生参考。

             阿扬 (2009年3月6日(星期五) 下午16:46)


【2009年3月11日(星期三) 中午1:123电子邮件】

主题:谢谢鼓励 还请指教

鹰:

  谢谢你转发给我《二泉映月》!已经很久没聆听阿炳的绝唱了。

  你要我多写作。谢谢你对我的鼓励和指教!园地较冷清时,我这种打油诗还可以凑凑热闹。现在园地万紫千红,春意盎然,我就不宜再东施效颦煞风景了。

  你介绍的那位沈老师对格律诗颇有研究。他指点案头应有一本韵书。可是,我这懒虫只知嬉玩,却不图进步,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关于格律诗的声韵问题,按传统经典,学起来太吃力。现在普遍使用普通话,一般的字典里已经没有古四声了。但是,诵读古诗用现代的普通话有时就不合适。在读古诗时,有时我觉得用我们浙江方言朗诵起来韵味更好些,如“歌”、“何”、“河”、“夕”、“一”、“十”、“出”……这些字大概浙江方言里还保留着古四声的缘故吧。对于这个问题,我以为应该分别两种情况:对于纯粹玩玩而写诗的可按普通话的声韵;要像模像样写近体诗的或朗诵古诗则要用古声韵,以显示古诗词的特有风格。不过对多数人来说,恐怕后一种情况较难掌握。

  唉!健康快乐第一,能玩就行,何必刻意去钻研古声韵呢,还是用普通话的声韵东施效颦吧(懒汉哲学)。话虽这样说,有时又不自觉地被古人吸引过去。如我曾写过一首《登游船观南浔古镇偶得》(写于2008/05/11未曾发表过)

  玉腕桂楫摇碧波,佳人美景和民歌。①②狼毫大笔画名镇,粉黛虹霓锦苑多。

【注】①“和”——唱和。

   ② 第二句的韵脚“歌”字读浙江方言音整首诗的韵味似会更好些。

  显然,今“歌”字的读音与古有别(韵母似已改变)。 按普通话,“歌”同“多”不是同一韵母。

  另,有的字古为仄声,今普通话可能就变成平声了。如“夕”、“一”,现在跟“溪”、“衣”的韵母、声调相同,似应作为平声字使用。

  所以,我认为现在写诗按普通话的相同韵母、声调选字押韵,易行。当然也可凭感觉选用相近韵母的字(古人不是也有用相近韵部的字押韵的嘛)。有古声韵基础的,要写原汁原味的近体诗,当另作别论。当然,在同一首诗里不能一部分用今日普通话的声调,另一部分又用古四声的声调。否则,除了作者自己外,人家就读不好了。沈老师在诗的上部注明一下,这办法很好。这样,人家就知道你采用的是什么标准。

  上面发了一通谬论,请你指正哦!

祝健康快乐!

              峥嵘 2009-3-11


【2009年3月11日(星期三) 下午5:01 电子邮件】

主题:其实我是践行“信手体”的

小弟:

  你和振扬都比我顶真。你所说,有理。你的诗,我比较喜欢,因为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结合得较好,读起来不干巴巴的。

  而我平时写四句、八句的方块“诗”还自认是偷懒的作为呢,用以记录即时观感,觉得比写长篇大论来得省力气。有时很想写自由体白话诗,但总觉得并不容易而作罢。

  玩玩吧,主要自娱自乐,乐及友人,足啦。

快乐永远属于你!

             鹰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