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48理论创新要为政治服务》(书摘)
2016-09-04 23:01:55
  • 0
  • 1
  • 1

倪德刚《今天再读毛泽东》
48 理论创新要为政治服务


  政治这个词,过去用得太滥。毛泽东说过,将来政治这个名词还是会有的,但是内容变了。理论创新必须为政治服务,政治是啥?政治就是“大局”。 

  1959年2月14日毛泽东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说:“马克思这些老祖宗的书,必须读,他们的基本原理必须遵守,这是第一。但是,任何国家的共产党,任何国家的思想界,都要创造新的理论,写出新的著作,产生自己的理论家,来为当前的政治服务,单靠老祖宗是不行的。只有马克思和恩格斯,没有列宁,不写出《两个策略》等著作,就不能解决一九〇五年和以后出现的新问题。单有一九〇八年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还不足以对付十月革命前后发生的新问题。适应这个时期革命需要,列宁就写了《帝国主义论》、《国家与革命》等著作。列宁死了,又需要斯大林写出《论列宁主义基础》和《论列宁主义的几个问题》这样的著作,来对付反对派,保卫列宁主义。我们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末期和抗战初期写了《实践论》、《矛盾论》,这些都是适应于当时的需要而不能不写的。现在,我们已经进入社会主义时代,出现了一系列的新问题,如果单有《实践论》、《矛盾论》,不适应新的需要,写出新的著作,形成新的理论,也是不行的。无产阶级哲学的发展是这样,资产阶级哲学的发展也是这样。资产阶级哲学家都是为他们当前的政治服务的,而且每个国家,每个时期,都有新的理论家,提出新的理论。英国曾经出现了培根和霍布斯这样的资产阶级唯物论者;法国曾经出现了百科全书派这样的唯物论者;德国和俄国的资产阶级也有他们的唯物论者。他们都是资产阶级唯物论者,各有特点,但都是为当时的资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所以,有了英国的,还要有法国的;有了法国的,还要有德国的和俄国的。”(《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109页—110页)

  “为当前政治服务”,尤其是“政治”这个词,现今,人们用的很少或根本不用,可能是过去这个词用得太滥、太恐怖了。邓小平说,实现“四化”就是最大的政治,江泽民同志开展“三讲”教育活动之一,就是要讲政治。落实和实践科学发展观就是当前最大的政治。政治,换个说法就是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从毛泽东思想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的每一阶段最新成果,都是为当前政治服务的。理论工作者,若离开中心工作从事任何创新均毫无意义,若离开中心工作所需要从事任何创新均毫无意义,若不能解决中心工作任何问题的创新更毫无意义。

  毛泽东之后,我们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道路上,先后创造了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等一系列马克思主义新成果。这些新成果,就是创新的结果。“马克思主义一定要向前发展,要随着实践的发展而发展,不能停滞不前。停止了,老是那么一套,它就没有生命力了。”(《毛泽东文集》第7卷,第281页) 这是毛泽东1957年3月12日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说的。“我说马克思主义也有它的发生、发展与灭亡。这好像是怪话。但既然马克思主义说一切发生的东西都有它的灭亡,难道这话对马克思主义本身就不灵吗?说它不会灭亡是形而上学。当然马克思主义的灭亡是有比马克思主义更高的东西来代替它。” (《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391页)这是毛泽东1964年8月24日在同周培源、于光远谈话时说的。两段话,一个主题:马克思主义必须创新。老一套,灭亡;“灭亡”了,就会有新一套代替。这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基本规律。

  第一,创新就是从实践中找出事物运动的规律来,产生新的理论。根据实践需要创新理论,根据事物运动规律创新理论,这样的理论才靠得住、用得着。创造出这样的理论,就需要下功夫认识事物,把握事物的运动规律。毛泽东说 :“认识世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马克思、恩格斯努力终生,做了许多调查研究工作,才完成了科学的共产主义。……我们是信奉科学的,不相信神学。所以,我们的调查研究工作要面向下层,而不是幻想。同时,我们又相信事物是运动的,变化着的,进步着的。因此,我们的调查,也是长期的。今天需要我们调查,将来我们的儿子、孙子,也要作调查,然后,才能不断地认识新的事物,获得新的知识。”(《毛泽东文集》第2卷,第378页)

  毛泽东一生理论创新很多,他关于农民的理论,无疑是他的一大发明创造。他的“农民论”是怎样创新出来的呢?

  (毛泽东)1941年9月13日回忆说:“记得我在一九二〇年,第一次看了考茨基的《阶级斗争》,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和一个英国人作的《社会主义史》,我才知道人类自有史以来就有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社会发展的原动力,初步地得到认识问题的方法论。可是这些书上,并没有中国的湖南、湖北,也没有中国的蒋介石和陈独秀。我只取了它四个字:‘阶级斗争’,老老实实地来开始研究实际的阶级斗争。我做了四个月的农民运动,得到了各阶级的一些情况,可是这种了解是异常肤浅的,一点不深刻。后来,中央要我管农民运动。我下了决心,走了一个月零两天,调查了长沙、湘潭、湘乡、衡山、醴陵五县。这五县正是当时农民运动很高涨的地方,许多农民都加入了农民协会。国民党骂我们‘过火’,骂我们是‘游民行动’,骂农民把大地主小姐的床滚脏了是‘过火’。其实,以我的调查后看来,也并不都是像他们所说的‘过火’,而是必然的,必需的。因为农民太痛苦了。我看受几千年压迫的农民,翻过身来,有点‘过火’是不可免的,在小姐的床上多滚几下子也不妨哩!不过,在当时我对农村阶级的结合(构),仍不是十分了解的。到井冈山之后,我作了寻乌调查,才弄清了富农与地主的问题,提出解决富农问题的办法,不仅要抽多补少,而且要抽肥补瘦,这样才能使富农、中农、贫农、雇农都过活下去。假若对地主一点土地也不分,叫他们去喝西北风,对富农也只给一些坏田,使他们半饥半饱,逼得富农造反,贫农、雇农一定陷于孤立。当时有人骂我是富农路线,我看在当时只有我这办法是正确的……贫农与雇农的问题,是在兴国调查之后才弄清楚的,那时才使我知道贫农团在分配土地过程中的重要性。所以,从我个人调查农村来说,是经过了六七年的时间的。现在你们有了过去同志们的经验,都可以走直路了,可以把六七年的工作,在几个月内完成。今天同志们的任务是踏踏实实地去钻,去努力,只要不整天睡觉,一天就六小时的工作,也是可以获得很多成绩的,但需继续不断的努力。”(《毛泽东文集》第2卷,第379页—380页)

  至于,毛泽东下功夫认真研究和认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性质、动力、对象、任务,等等,尔后在把握中国革命规律基础上所创造的新民主主义论;至于,毛泽东下功夫认真研究和认识抗日战争中的中日双方的方方面面的全貌,尔后在把握抗日规律基础上所创造的《论持久战》;至于,毛泽东下功夫认真研究和认识社会主义改造的具体实际情况,尔后在把握社会主义改造规律基础上创造的“一化三改”总路线,等等,毛泽东的这一创新方法,至今闪烁着灿烂的光芒。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等,都是对社会主义发展规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共产党执政规律的深刻认识和正确把握的创新成果。

  所以,我们要牢记毛泽东的教导:理论创新就“应当从实践中找出运动的规律来,产生新理论”。(《毛泽东文集》第2卷,第381页)根据实践、顺应事物规律,勇于创新、善于创新,就是必胜之法宝,不败之秘诀;就是阳光之路,成功之道!

  第二,创新就是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方法来解决中国问题,创造新东西。“我们要把马、恩、列、斯的方法用到中国来,在中国创造出一些新东西。一般的理论,不用于中国的实际,打不得敌人。但如果把理论用到实际上去,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方法来解决中国问题,创造些新东西,这样就用得了。”(《毛泽东文集》第2卷,第408页)

  把马克思主义引进来,不能当作好听、好玩的“西洋镜”,也不能拿在手上连连称赞“好箭、好箭”,要用这副“西洋镜”、这把“好箭”,把阻碍中国富强的妖魔鬼怪赶走、把妨碍中国强盛的牛鬼蛇神射死。赶走、射击,就要创造出新东西来。毛泽东比喻说:“我们党在大炮没有、飞机毫无的条件下创造了八路军、新四军,这就是中国自己搞出来的。” 毛泽东举例说:“布尔什维主义以马克思主义作为理论和方法,创造了苏联这个社会主义国家,从前没有过,这是列宁领导的党在俄国创造的。列宁把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方法与俄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创造了一个布尔什维主义,用这个理论和策略搞了二月革命、十月革命,斯大林接着又搞了三个五年计划,创造了社会主义的苏联。” 毛泽东嘱托后人,“我们要按照同样的精神去做。”(《毛泽东文集》第2卷,第408、407、407—408页)

  第三,创新就是打破旧的习惯势力,就是脑子要更新。孔孟之道统治中国两千多年,马克思主义费了好大劲才打破这个“道”;“真理标准”费了好大劲才打破“两个凡是”;邓小平费了好大劲才纠正毛泽东晚年错误,等等。外国的事例也很多。看来,不打破旧的东西,新的东西很难破土而出,也很难立得住。但是不管怎样难,必须打破束缚。打破束缚就需要脑子更新。毛泽东说:“什么东西都是旧的习惯了新的就钻不进去,因为旧的把新的压住了……在知识分子当中提倡学习马克思主义是很有必要的,要提倡学他十年八年,马克思主义学得多了,就会把旧思想推了出去。”(《毛泽东文集》第7卷,第261页)“我们的脑子是个加工厂,工厂设备要更新,我们的脑子也要更新。”(《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393页)

  其一,一定不能让旧的成了“习惯”。俗话说,习惯成自然。成自然就麻烦了,束缚头脑就不敢有新的思考。所以,必须与时俱进、必须在创新的道路上加快步伐,决不能让旧东西成了自然。其二,一定要创造新东西。有了新东西才能钻破、打破旧东西。其三,一定要使脑子掌握新东西。新东西武装了头脑、占领了头脑,旧东西就没了市场,才能把旧东西赶跑。

  第四,创新就是自己创造出适合自己的新东西。创新不是为了猎奇,也不能随意标新。近些年,很多人著书立说,动不动就用“创新”这个字眼。似乎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似乎像黑格尔的“绝对精神”。理论创新搞哗众取宠,搞昙花一现的轰动效果,没有好下场。必须从现有的实情出发,必须从现实的需要出发,必须从自己的能力出发。毛泽东举过一个例子,这个例子就揭示了这个道理。他在谈到抗日战争时期的总路线时说:“这条路线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从外国送来的吗?也不是。它是从中国自己的土地上生长起来的。鲁迅讲过:路是人走出来的。我们这条路线,也是中国人民用脚踩成的……这条路线的正确性,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证明得清清楚楚……那末,是不是现在都觉醒了呢?都相信得那样彻底了呢?都是马克思主义万岁了呢?我看有各种不同的情况,有万岁的,有九千岁的,有八千岁的……就是从我们党员来讲,一百二十一万党员的认识也是不同的。最近华北、华中开了很多座谈会,反映出来不但在党外人士中间有相当多的人,而且在党员中间也有些人,对于我们这样一条路线,是不完全认识、不完全清楚的。所以说,在我们广大党员中,马克思主义是有的,但程度上差别很大,我看是从一岁到九千九百九十九岁都有,虽然万岁也有。”(《毛泽东在七大的报告和讲话集》,第117—118页)毛泽东的口号是:“发扬独立工作能力,发扬马克思主义的创造性这些正确的东西。”(《毛泽东文集》第2卷,第390页)

  第五,创新就是向相对真理前进。不要把任何理论创新,看作是一劳永逸、一步到位、一言九鼎的事情。创新,尤其是理论创新永远属于相对真理。江泽民同志说,我们超过前人,后人必然超过我们,这是理论创新的基本规律。毛泽东在七大会议上指出:“说我毫无本领,一点也不懂马列,那我也不同意……说我马列主义成了堆,那也不是。人家喊我万岁,我说我五十二岁。当然不可能也不应该有什么万岁,但总是引出一个任务来,即还要前进,要再长大一点。说懂一点马列主义,也引出一个任务来,也是要前进。全世界自古以来,没有任何学问、任何东西是完全的,是再不向前发展的。地球是在发展的,太阳是在发展的,这就是世界。停止了发展就不是世界……人世间的事总是不完全的,儿子比老子完全一些,孙子比儿子完全一些,后来居上……这就是说,事情总是不完全的,这就给我们一个任务,向比较完全前进,向相对真理前进,但是永远也达不到绝对完全,达不到绝对真理。所以,我们要无穷尽无止境地努力。”(《毛泽东文集》第3卷,第298—300页)我们应该在理论创新的道路上“无穷尽无止境地努力”到底呀!


(引自《今天再读毛泽东》第190页~195页)


【附录】


《今天再读毛泽东》

作 者:	倪德刚
出 版 社: 中共中央党校 本社特价书
条 形 码: 9787503553523 ; 978-7-5035-5352-3
I S B N : 9787503553523 出版时间: 2014-6-1
开 本: 16开 页 数: 256
定 价: 38 元


《今天再读毛泽东》 特色及评论

《今天再读毛泽东》以中国梦为主线,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提炼和分析了毛泽东的六十个精典理论创新故事,涉及建党、建国、建设等若干方面,有助于思想理论界正确认识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关系;正确认识改革开放前三十年和改革开放后三十年的关系。资料翔实,文风灵活,可读性较强。


《今天再读毛泽东》目录

前言
01 中国的问题是世界的问题
02 学六年孔夫子
03 学七年西方东西
04 十三年的思想之变
05 “三本书”与马克思主义者
06 什么叫马克思主义?闹了多年大笑话
07 毛泽东*伤心的一篇文章
08 毛泽东*难忘的几篇文章
09 我一个人懂不行,没有理论队伍是不行的
10 改造思想,才能改造中国
11 怕群众是因为心里有鬼
12 马克思“楼上”论
13 不当算命先生
14 “一位”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15 我是党校校长
16 逼出来的中国化
17 追随毛泽东一起“化”
48 先辈们的早期探索
49 毛泽东的早期探索
20 中国化概念的由来
21 原理是啥
22 没个标准,非乱套不可
23 今天还能搞暴力革命吗
24 中国这个大实际,太难懂了
25 不调研的政策,害死人
26 实事求是的由来
27 相结合本身就是普遍真理
28 理论彻底,才能说服人
29 搞出新东西,不容易
30 搞创新领袖是关键
31 马克思主义不是一下子能“化”起来的
32 彻头彻尾彻里彻外
……


《今天再读毛泽东》 作者介绍

倪德刚,男,满族,1961年8月生,祖籍顺天府宛平县(今北京丰台),出生地黑龙江哈尔滨阿城。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研究生毕业,法学博士。中央党校科研部副主任,教授。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毛泽东思想、邓小平晚年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新成果研究。主要科研成果:出版专著《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发表论文《毛泽东论如何办好党校》《毛泽东*伤心的一篇文章》《毛泽东*难忘的几份调研材料》《实事求是七十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三十年》等。

引自:

今天再读毛泽东(倪德刚)

http://www.bookschina.com/6615060.htm


链接:

倪德刚:从毛泽东的有关论点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转载)

http://yinayo.blogchina.com/666989059.html

读书:《40不再提毛泽东思想了吗》(书摘)

http://yinayo.blogchina.com/826180639.html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