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40 不再提毛泽东思想了吗》(书摘)
2016-08-30 11:17:33
  • 0
  • 4
  • 3

倪德刚《今天再读毛泽东》

40  不再提毛泽东思想了吗


   自成一体的毛泽东思想,点亮了中国人的前进方向,塑造了几代人的精神世界,拯救了中华民族的历史命运。有学者称,新中国成立后,有一个时期“毛泽东思想”这个说法不再提了,的确如此吗?

  有学者说:“新中国成立以后,如同民主革命时期一样,毛泽东曾在各种场合、各种著作(文章、报告、讲话、谈话、批语、修改件等等)中,反复讲到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问题,强调这是‘我们的理论’、‘我们党的一贯的思想原则。’ ” “中共中央可能考虑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毛泽东思想’两个提法容易被误解为所谓民族主义倾向,而中国共产党又面临着夺取政权后争取苏联的支持和帮助的问题,所以在提法上作了改变。”        (《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大参考》,第335页)

  理由还是那个理由,根据还是那个根据。这个理由、根据,不充分。不充分,前面已做了分析。

  其实,真正的理由和根据是毛泽东本人说出来的,1954年12月19日毛泽东在一次政协座谈会上说:“我们不提毛泽东思想,如果把毛泽东思想同马列主义并提,有人会以为是两个东西,为了不使发生误会,就不提毛泽东思想,列宁主义也是列宁死后别人提的。各国共产党都有一些自己的但仍是马列主义的东西。”(《毛泽东文集》第6卷,第387页)

  毛泽东讲的这段话,我理解是怕贬低马列主义,怕引起误解,以为毛泽东思想和马列主义是两个东西,核心显示了毛泽东的谦虚,是真实的谦虚!

  这种谦虚由来已久。1943年恰逢毛泽东50岁生日,当时党内一些领导同志准备宣传他的思想体系以庆祝他的50岁生日。毛泽东在给中宣部副部长凯丰的回信中说:“我的思想(马列)自觉没有成熟,还是学习的时候,不是鼓吹的时候;要鼓吹只宜以某些片断(例如整风文件中的几件),不宜当作体系去鼓吹,因我的体系还没有成熟。”(《毛泽东书信选集》,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212页)

  1944年4月2日毛泽东给周扬写信说:“你把文艺理论上几个主要问题作了一个简明的历史叙述,借以证实我们今天的方针是正确的,这一点很有益处,对我也是上一课。只是把我那篇讲话(指《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配在马、恩、列、斯……之林觉得不称,我的话是不能这样配的。”(《毛泽东书信选集》,第228页)

  1948年8月13日吴玉章提出华北大学要学毛泽东主义,毛泽东回信说:“那样说是很不适当的。现在没有什么毛泽东主义,因此不能说毛泽东主义。不是什么‘主要的要学毛泽东主义’,而是必须号召学生们学习马恩列斯的理论和中国革命的经验。”(《毛泽东书信选集》,第303页)

  为此,1949年在七届二中全会总结讲话中毛泽东专门讲了一大段话,他说:“为什么不应当将中国共产党人和马、恩、列、斯并列呢?我们要普遍宣传马克思主义,同时不反对也不应当反对宣传中国的东西。但我们比较缺乏的是马、恩、列、斯的理论,我们党的理论水平低,虽然也翻译了很多书,可是实际上没有对马、恩、列、斯著作做很好的宣传。所以现在应当在全中国全世界很好地宣传马、恩、列、斯关于唯物主义、关于党和国家的学说,宣传他们的政治经济学等等,而不是要把毛与马、恩、列、斯并列起来。我们说,我们有一套是一个国家的经验,这样说法就很好,就比较好些。如果并列起来一提,就似乎我们自己有了一切,似乎主人就是我,而请马、恩、列、斯来做陪客。我们请他们来不是做陪客的,而是做先生的,我们做学生。对科学的东西不能调皮……有人说,斯大林的思想之称为学说,不称主义,是斯大林的谦虚。我看不是的,不能解释为谦虚,而是因为苏联已经有了一个列宁主义,而斯大林的思想是合乎这一主义的,并且把它贯彻到实际政策中去了。不然,有一个列宁主义,再有一个斯大林主义,那就有了两个主义。同样,中国革命的思想、路线、政策等,如再搞一个主义,那么世界上就有了几个主义,这对革命不利,我们还是作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分店好。”(《毛泽东文集》第5卷,第260页~第261页)

  我们再看看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本人是怎样对待毛泽东思想的。

  1952年9月毛泽东在看了《人民日报》国庆社论后,在批语中写道:“不要讲‘毛泽东思想’这一名词与马列主义并提,并在宣传上尽可能不用这个名词。”(转引自《毛泽东建党学说论》上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95页)

  1953年4月10日毛泽东在给彭真的信中说:“凡是有‘毛泽东思想’字样的地方,均应将删去。” 当年5月24日在萧克的一份报告上的批语写道:“凡有‘毛泽东思想’字样的地方均改为‘毛泽东同志著作’字样。”(《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4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0年版,第192、238页)

  1961年9月13日毛泽东在审阅《中共中央关于轮训干部的决定》时,删去了“在毛泽东思想指导下”这几个字,并写批语说:“这个插句可以不要。”(《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9册,第554页)

  1964年3月毛泽东对薄一波说:“《毛选》怎么是我的!这是血的著作。《毛选》里这些东西,是群众教给我们的,是付出了流血牺牲的代价的。1921年建党后,经过了十四年,牺牲了多少党员、干部,吃了很多苦头,才懂得了如何处理党内、党外关系,学会走群众路线。不经过那些斗争,我的那些文章也写不出来。” (《毛泽东谈毛泽东》,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3年版,第191页)

  在“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思想被捧上了天。尽管在这个特殊时期,毛泽东有时还是比较清醒的,反对过分吹捧毛泽东思想。仅举几例:1966年7月25日毛泽东在审阅《中共中央宣传部举行会议愤怒声讨文艺黑线总头目周扬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滔天罪行》的新华社电讯稿时,批语写道:“将‘最高指示’改为‘指导方向’。以后请注意不要用‘最高最活……’,‘顶峰’,‘最高指示’一类的语言。”(《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2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85页)1966年8月9日毛泽东在康生送审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公报稿》中将“毛泽东同志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系列指示,是当前我国文化革命的行动指南,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划时代的新发展”一句中的“划时代的新发展”,改为“一个发展”。(《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2册,第97页)1966年11月7日毛泽东在林彪送审的《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稿》上,将“毛主席无论是在实践经验方面,在马列主义的理论方面,个人的天分方面,哪一方面都是不但比我们强,而且在世界上,现在还找不出第二个”一句中的“现在还找不出第二个”,改为“也是有影响的”。(《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2册,第156页)1966年11月16日毛泽东在周恩来报送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革命师生进行革命串连问题的通知》稿上,将文中“毛主席”之前的定语“我们的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删去。(《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2册,第160页)

  从1967年3月至1971年3月,在4年里毛泽东仅就对外宣传和外事工作,作了很多批语:

  (1)1968年3月7日,毛泽东在一个拟在援外飞机喷刷毛主席语录的请示报告上批示:“不要那样做,做了效果不好。”(《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2册,第274页)

  (2)1968年3月10日,毛泽东对关于开好1968年春季出口商品交易会的通知作了批注。在“必须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突出无产阶级政治,把宣传毛泽东思想,宣传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胜利,当作首要任务”之后,写了“但应该注意,不要强加于人。”(《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2册,第274页)

  (3)1968年3月12日,毛泽东删去了我援外某工程移交问题的请示报告中的一段话:“举行交接仪式时,应大力宣传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说明我援X修建XXXX工程的成绩,是我们忠实地执行伟大领袖毛泽东关于国际主义教导的结果,是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的胜利”,并批示:“这些是强加于人的,不要这样做。”(《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2册,第274页)

  (4)1968年4月6日,毛泽东在中联部、总参谋部一份文件中,将“主要是宣传全世界革命人民的伟大导师毛主席和战无不胜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句中的“全世界革命人民的伟大导师毛主席和战无不胜的”21个子删掉,并批示:“这些空话,以后不要再用。”(《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2册,第275页)

  (5)1969年4月12日,毛泽东在审阅陈伯达准备在九大上发言稿时,删掉了“无产阶级伟大导师毛主席经历了五十多年的长期斗争,具有最丰富的经验,是历史上仅见的所向无敌的创造性人才。毛主席紧紧地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革命实践密切联系起来。他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他在思想、理论各方面战线上,在工、农、兵各方面战线上,在革命战争战场上等等,总是大无畏而又细心地工作,不断地总结经验,不断地丰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指导我们从一个胜利到一个胜利”,“毛主席在理论工作上和实践斗争中,都是全面的、正确的,科学的,辩证的”这些话,并批示:“说得太过分。”(《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3册,第33页)

  (6)1970年4月3日,毛泽东删去两报一刊文章《列宁主义,还是社会帝国主义》送审稿上的几段话:

  ① “半个世纪以来,毛泽东同志在领导中国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斗争中,在领导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斗争中,在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反对帝国主义、反对现代修正主义、反对各国反动派的伟大斗争中,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和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即毛泽东思想的阶段。”

  ② “毛泽东思想是帝国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社会主义走向全面胜利的时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

  ③ “毛泽东同志就是当代的列宁。”

  ④ “正是由于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节节胜利和帝国主义的垂死挣扎,当代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修正主义的斗争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激烈。在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刚刚冒头的时候,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就洞察到现代修正主义对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严重危害。毛主席领导我们党,同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恩维尔·霍查同志为首的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和全世界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一道,一次又一次地击退现代修正主义的逆流,保卫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对于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和被压迫民族解放事业,具有极其深远的历史意义。”

  ⑤ “毛泽东同志还精辟地指出:一言可以兴邦,一言可丧邦。‘马克思讲无产阶级专政,是一言兴邦;赫鲁晓夫讲三无世界、全民国家、全民党,是一言丧邦。’ ”

  ⑥ “毛泽东同志这里讲的兴邦、丧邦,就是指的社会主义之邦。有无产阶级专政,才有社会主义;没有无产阶级专政,就没有社会主义。”

  ⑦ “毛泽东同志全面地总结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正反两个方面的历史经验,天才地创造性地运用唯物辩证法,分析了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揭露了社会主义社会的规律,创立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学说,亲自发动和亲自领导了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从理论上和实践上解决了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这个当代最重大的课题。这是对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划时代的伟大贡献。”

  毛泽东删掉这几段话,写了一段批语:“关于我的话,删掉了几段,都是些无用的,引起别人反感的东西。不要写这类话,我曾经讲过一百遍,可是没有人听,不知是何道理,请中央各同志研究一下。”(《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3册,第90页)

  (7)1970年12月18日,毛泽东在与斯诺谈话时说:“崇拜得过分了,搞了许多形式主义。比如什么‘四个伟大’,‘great teacher,great leader,great supreme commander,great helmsman’(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讨嫌!总有一天要统统去掉,只剩下一个teacher,就是教员。因为我历来是当教员的,现在还是当教员。其他的一概辞去。”(《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3册,第174页)

  ……

  笔者统计了一下,仅1967年3月至1971年3月,毛泽东针对过高评价或过乱使用“毛泽东思想”作了20多处批评或直接删掉。此后,毛泽东的这类删改、批示还有很多。这些事实足以说明:(1)从20世纪40年代毛泽东思想形成到毛泽东晚年,毛泽东一直反对把毛泽东思想与马克思列宁主义并列。(2)毛泽东一贯反对过分、过高、过火吹捧毛泽东思想。(3)新中国成立后的30年决不是不提毛泽东思想而“反复讲到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际相结合”,事实情况,恰恰很少强调“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际相结合”了。如果我们始终强调或一以贯之地坚持“相结合”,或许就不会发生“文化大革命”这样的灾难,不会犯其他方面的严重错误。(4)新中国成立后30年不提毛泽东思想决不是“容易被误解为所谓民族主义倾向”,更与“夺取政权后争取苏联支持和帮助”不沾边。(5)一句话,毛泽东本意历来对毛泽东思想提法谦虚,真实的谦虚,伟大的谦虚!


(引自《今天再读毛泽东》第161页~166页)


【附录】

《今天再读毛泽东》

作 者:	倪德刚
出 版 社: 中共中央党校 本社特价书
条 形 码: 9787503553523 ; 978-7-5035-5352-3
I S B N : 9787503553523 出版时间: 2014-6-1
开 本: 16开 页 数: 256
定 价: 38 元


《今天再读毛泽东》 特色及评论

《今天再读毛泽东》以中国梦为主线,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提炼和分析了毛泽东的六十个精典理论创新故事,涉及建党、建国、建设等若干方面,有助于思想理论界正确认识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关系;正确认识改革开放前三十年和改革开放后三十年的关系。资料翔实,文风灵活,可读性较强。


《今天再读毛泽东》目录

前言
01 中国的问题是世界的问题
02 学六年孔夫子
03 学七年西方东西
04 十三年的思想之变
05 “三本书”与马克思主义者
06 什么叫马克思主义?闹了多年大笑话
07 毛泽东*伤心的一篇文章
08 毛泽东*难忘的几篇文章
09 我一个人懂不行,没有理论队伍是不行的
10 改造思想,才能改造中国
11 怕群众是因为心里有鬼
12 马克思“楼上”论
13 不当算命先生
14 “一位”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15 我是党校校长
16 逼出来的中国化
17 追随毛泽东一起“化”
48 先辈们的早期探索
49 毛泽东的早期探索
20 中国化概念的由来
21 原理是啥
22 没个标准,非乱套不可
23 今天还能搞暴力革命吗
24 中国这个大实际,太难懂了
25 不调研的政策,害死人
26 实事求是的由来
27 相结合本身就是普遍真理
28 理论彻底,才能说服人
29 搞出新东西,不容易
30 搞创新领袖是关键
31 马克思主义不是一下子能“化”起来的
32 彻头彻尾彻里彻外
……


《今天再读毛泽东》 作者介绍

倪德刚,男,满族,1961年8月生,祖籍顺天府宛平县(今北京丰台),出生地黑龙江哈尔滨阿城。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研究生毕业,法学博士。中央党校科研部副主任,教授。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毛泽东思想、邓小平晚年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新成果研究。主要科研成果:出版专著《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发表论文《毛泽东论如何办好党校》《毛泽东*伤心的一篇文章》《毛泽东*难忘的几份调研材料》《实事求是七十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三十年》等。 

引自:

今天再读毛泽东(倪德刚)

http://www.bookschina.com/6615060.htm


链接:

倪德刚:从毛泽东的有关论点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转载)

http://yinayo.blogchina.com/666989059.html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