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6)  
2019-05-29 09:23:53
  • 0
  • 0
  • 0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6) 

2007-09-22 16:23:00| 分类:网易博客-新浪交友-心情日记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224230541/


“谢谢江生关心老朽健康!”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4-11-20 23:49:03 

人气:10 日期:2004-11-20 星期六  天气: 心情:

  总算写了《 漫话诗歌创作(一)(续3)》,于傍晚分别发表于“新千家诗”和“风赋比兴”。晚上查阅,前者点数只有5点,后者点数已有25点。前者只有一条跟帖,曰:“拜读,请继续!” (merry永远的等待) 后者则已起争议——

  2004-11-20 19:06:20:“ 老人家好:您的帖子已经学习过了,以目前论坛的状况估计不会久留的,只是希望您心态好些,不加入争论对您身体有益。”(江北孤介9305)

  2004-11-20 19:27:26:“诗坛花絮,说诗论诗,与本坛宗旨不矛盾。”(苏渝90)

  2004-11-20 20:42:23:“您唯恐论坛不乱,呵呵,也不知爱惜老人家的身体。”(江北孤介9305)

  2004-11-20 21:18:40:“哪能乱啊,“规则”中有此内容哩:“诗词理论”“研究文章”。”(苏渝90)

  2004-11-20 21:25:19:“*^_^*不知谁已经出离地愤怒了。”(江北孤介9305)

  最后(2004-11-20 22:22:04),我(yinayo)跟帖道:“谢谢江生关心老朽健康!你还怕老朽把论坛搞乱啊!你这是何心态?!”

  未料到江生如此大动“肝火”,挥舞棍子、帽子和砍刀。他不知是什么角色(“斑竹”?),一副权威面孔。

  为便查,将《 漫话诗歌创作(一)(续3)》一文录于此——

  #发表日期:2004-11-20 17:48:59

  漫话诗歌创作(一)

  (续3)

  以上2帖主要以本人学生时期不同阶段旧作为例子,是想通过“诗程的表述”说明诗歌创作,与其它体裁文艺作品的创作一样,离不开“生活是源泉”这条铁的定律,想结合切身体会顺便谈谈此外的“源泉”(古今中外文艺作品及作家的影响,其实读书、看戏等也是生活的一部分)的作用,还想渐次切入诗歌形式(“体”)、写作方法等方面谈一些体会。

  看来不能按照原来思路写下去啦。因为在发了(续1)、(续2)两个帖子后,就立即引出了网友和斑竹(版主)们的异议和讨论。当然,这应是题中之义,我到此无非就是要“抛砖引玉”的么。但有的读者似失去了见到初始篇(即首发的《漫话诗歌创作(一)》)时有过的兴趣和“欣喜”,显然以为我只是蓄意在展示自己炮制的“老古董”呢。

  我要提提,今年9月底我发现新浪论坛办得很生动、活跃,其中我涉足伊始的“新千家诗”和“风赋比兴”两个论坛的学术空气和人气都较浓厚,在这两个论坛上发表文章,往往立见跟帖评论,我兴趣大作,深受鼓舞。但是我也多次遭遇有趣的“尴尬”。

  例如,10月4日及5日, 我以《春天的翅膀•振扬诗集》先后发“新千家诗”及“风赋比兴”,均未见发表。后抽出其中4首“自由体诗”辑为《振扬诗四首》,投稿“新千家诗”,立见发表了。将这4首“自由体诗”抽去后的集子改名为《潮缘唱和•振扬诗集》后投稿“风赋比兴”,也见发表了。可见两个论坛都死守自己的“规则”的,即前者只发表“自由体诗”,后者只发表所谓“古体诗”。这个经验教训的获得花费了我不少验证的时间哩。对于《振扬诗四首》只见一则评帖,曰:“质朴的一组!”(牧马都市) 对于《潮缘唱和•振扬诗集》则有两条评帖:“粗略看了一下,又是信手体(基本就是作者自称的删掉的自由体),有待提高。”(秦淮夫子)“创作历程不短,但对旧体诗词的认识还很远。”(脱帽看诗)

  半个月后,从《春天的翅膀•振扬诗集》中抽出部分“旧体”“唱和诗”辑为《钱潮唱和集( 诗12首 )》投稿我的第三故乡桐庐的“桐庐新闻网”,立见在 “富春文苑”“文学”专栏头版位置发表了。但未见任何评论。为探求诗友的具体评议,我将其转贴“风赋比兴”,即见有朋友和斑竹(版主)跟帖,评曰:

  “肠热、心诚、情切, 失律、少韵、无味。”(一瓢123)

  “唱和风雅事,惜诗味无多,格律不合。”(江南寓客)

  “本坛对诗词格律比较严格,所以必须指出:所发诸篇,无韵无律,语多生造,结构松散(在下从不掩饰读诗感觉,得罪处望海涵)。” (脱帽看诗)

  只见其上《钱潮唱和集( 诗12首 )》帖子不日即被删除。

  时隔近月,11月19日,我惊喜《春天的翅膀 振扬诗集》被“人文沙龙”标为“顶”而提升发于顶栏 !——

  [顶]春天的翅膀 振扬诗集 <20999 字节> yinayo <2004-11-18 08:44:10> <点数:52>

  而该诗集在“新千家诗”和“风赋比兴”的遭遇,如前所述,只好拆分开来另辑为《振扬诗四首》和《潮缘唱和• 振扬诗集》分别发表,并且跟帖对其评价平平或有苛评。

  看来斑竹(版主)们显然是分别从不同角度、不同的标准来看待一部作品的。主要由各论坛的宗旨所决定,比如“新千家诗”“专营”“自由体诗”,“风赋比兴”“专营”“古体诗”,“大声小说” “专营”小说,“人文沙龙”则各种体裁的诗、文兼收并蓄。

  应该说,这并非是什么尴尬事,首先是让我们看到我的同窗好友、会计师、业余诗人振扬和我的拙作离专业水平有多远,其次是由是看得到我们的拙作还是有一定的“市场”的。正如一位斑竹所惊叹的,在一次全国性“古体诗”(或“格律诗”?)作品评比中,评出的“优秀作品”,其中竟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并不完全符合“古体诗”(“格律诗”)“规范”。(大意如此,可能有出入,原话找不到了。)有象“风赋比兴”这样的论坛及其斑竹和诗友们刻意追求“古体诗”的规范和积极的创作实践,可望改变现状罢。

  还有一件比较“尴尬”但很快化解的事,也可以当一件趣事来谈。

  事情得从我这个花甲老人发表一组所谓“十四行诗”说起——

  10月1日,我向“新千家诗”投稿发表了《福蓓 • 献给M.Y.(十四行诗集)》 。翌日即见该帖已被加“精”,并先后读到几位网友对《福蓓》的跟帖评议。我浏览后作了若干复帖。其中:对云先生关于十四行诗的论述作帖《诗学——推动诗歌发展》、《我有自知之明》,发帖《莎士比亚精妙诗句8例(欣赏)》,对玄机作帖《绝妙的讽刺诗》,对玲子作响应《要接受各种吸纳,才能丰富自己!》。

  我觉得这次发表《福蓓》最大的收获是“抛砖引玉”,引出了云生(云随风飘到天涯)《关于十四行诗》的辑介和他对拙作的诚恳而精到的批评。我复帖说:〖云先生辑介的《关于十四行诗》(1)-(10),都拜读了,颇有教益。 偶尔写了几首所谓“十四行诗”,无非是借形表意,并未着意去循规蹈矩。出来的可谓是“不三不四”(“非驴非马”)的东西,虽然是多年以前的产品,恰巧合上所提倡的“非古体诗”范畴罢,所以献丑了。欢迎斧正!〗

  至于《绝妙的讽刺诗》,是一首借以自我解嘲、也是聊解“尴尬”的“打油诗”。在这里就不录引了。因为斑竹和云生都是化解“尴尬”的好手,而我们大家在诗坛的志趣又应该说还是一致的,尽管我以花甲老人在和年轻诗人们交朋友。#

  在“人文沙龙”的帖子人气不错。

    [顶]春天的翅膀 振扬诗集 <20999 字节> yinayo <2004-11-18 08:44:10> <点数:72>

  午与利华聊。晚候月未果。


“江生:再次谢谢您关心我的健康!”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4-11-21 22:56:32 

人气:5 日期:2004-11-21 星期日  天气: 心情:

  今天整理发表的《漫话诗歌创作(一)(续4)》在两个诗歌板块上又有了不同的反响。据晚上查阅,同(续3)的反响类似的是,在“新千家诗”上点数少(只有8点),在“风赋比兴”上,点数较多(有32点)。不同的是,前者只有一个跟帖,是云生贴的,用语甚为诚恳、简洁;后者则有江生的3个跟帖,江生几乎唱独角戏,故技重演,不对主题提具体意见而刻意揶揄讥刺“老人家”,建议“读读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还劝导朋友如何如何。我作跟帖反击之。两处的表状分别如下:

  在“新千家诗”上——

   漫话诗歌创作(一)(续4) <3019 字节> yinayo <2004-11-21 15:25:00> <点数:8>

  先生的这个“漫话”我是喜欢看的,与诗歌有关的各类文章在这里绝对不会被删的(内容健康,不引起纠纷的),您放心! <56 字节> 云随风飘到天涯 <2004-11-21 18:41:55> <点数:4>

  在“风赋比兴”上——

   漫话诗歌创作(一)(续4) <3027 字节> yinayo <2004-11-21 15:31:15> <点数:32>

  老人家好:)您也是风风雨雨六十多年的老人,尊您一声老人家,不必生气,保重身体要紧!只是想请您再读读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 <6546 字节> 江北孤介9305 <2004-11-21 18:34:17> <点数:17>

   来函已复。 <0 字节> 草啸 <2004-11-21 20:10:47> <点数:2>

    *^_^* <0 字节> green1997 <2004-11-21 20:53:03> <点数:0>

   江生:再次谢谢您关心我的健康!顺问您“也是”风风雨雨六十多年的老人?不必生气-… <636 字节> yinayo <2004-11-21 21:14:56> <点数:0>

  如果您是我朋友,请不要和老人家发生任何争执:)只是我脑中想象不出“手执文明拐杖文质彬彬的刀笔吏形象”,哪部电影中出现过? <0 字节> 江北孤介9305 <2004-11-21 18:50:12> <点数:4>

   如果您是我朋友,也请不要跟我的贴---您可以选择去看看诗,如何?*^_^* <0 字节> 江北孤介9305 <2004-11-21 18:53:58> <点数:5>

  我的跟帖写道:

  江生:再次谢谢您关心我的健康!顺问您“也是”风风雨雨六十多年的老人?不必生气!…… 遵嘱借光读了“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恕我愚钝:这与诗坛切磋何关?是您夫子自“比”么?如何能比?还是影射什么?顺问那次嘱寻<春风化雨>的小说的事,是否也是有所指,抑或“王顾左右而言他”?还要谢谢您息事宁人高姿态,劝导“你的”朋友“请不要和老人家发生任何争执”,“也请不要跟我的贴---您可以选择去看看诗”,大约是看看那些属于删贴范围的拙作吧,“自有公论”吧。您确实“彬彬有礼”,善意地要其他网友——诗友不要同老朽一般见识!是吧?如果您“也是”风风雨雨六十多年的老人,那我也要友好地对您说:“老人家好:尊您一声老人家,不必生气,保重身体要紧!”您没有生气吧?!”

  发表在“人文沙龙”的帖子《春天的翅膀 振扬诗集》将会超过100点(利华语)——

   [顶]春天的翅膀 振扬诗集 <20999 字节> yinayo <2004-11-18 08:44:10> <点数:81>(2004/11/21 20∶18)

  利华的3个帖子则已有2个超过100点——

  人生感悟《辛酸》 <6518 字节> 秋枫1955614 <2004-11-11 17:57:46> <点数:103>[精]

   人生感悟《辛酸》 <6386 字节> 秋枫1955614 <2004-11-13 15:01:20> <点数:104>

   人生感悟《辛酸》(三) <12304 字节> 秋枫1955614 <2004-11-19 14:03:27> <点数:51>

  游弋网上论坛,其乐无穷!本日日记引用《漫话诗歌创作(一)(续4)》的最后一段话作结——

  想了又想,觉得老朽还得比此前小心一些地继续我的《漫话》,必得不顾任何“尴尬”,而要言归正传,因为新浪论坛的氛围太好了,包括有江生这样的“可畏”后生,很适合我更有意义地欢度晚年,哪怕折几年寿也值得。


今天动手为自己做了两件赋闲保健用的道具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4-11-22 23:55:20 

人气:8 日期:2004-11-22 星期一  天气: 心情:

  今晨,与小根俩在山上寻斫了两根手杖木料(一种粗藤),每人一支。以此活动代替了例行的“保健操”。傍晚,开始动手加工手杖,我欲制作一根引行人“回头率高”的“怪状”拐杖,以自得其乐。中午前后,按小根要求绘制了一个新棋盘,棋盘表面敷以清漆保护。今天总算动手为自己做了两件赋闲保健用的道具。

  打印1份发表于“人文沙龙”的《春天的翅膀 振扬诗集》全文及有关版面内容(共35页),拟明日邮给阿扬。

  短讯问月,回说“心情不好”。晚见在QQ上留言说了原委。

  利华晚上发来《辛酸(四)》文稿,随即阅改了一部分。她在今天的日记里写道:

  “几天虽然身体不怎么好,但心情比较轻松。我的第四篇《辛酸》又完成了,……心里想说的话写出来后,感到特别的轻松。前二篇已有100多个点,第三篇也有50多个点了。尹大哥说我人气很旺。可这是我的切身经历的事啊。我有时在写的当中流下了对以往苦难经历辛酸的眼泪。同时也深深怀念我在杭州船厂时的师傅、班长和同事。如果没有他们对我的指教,也不可能有我今天的位置。真心祝愿他们健康愉快!……”


小洪夫妇的千金日前哇哇宣告出世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4-11-24 23:39:19 

人气:17 日期:2004-11-24 星期三  天气: 心情:

  昨晚由于新浪“交友”网页页面换了新面孔,想写日记,但折腾了好一会还未弄清怎么打开日记本,因身觉困倦而作罢。

  昨日(11月23日)给振扬邮寄了一份在“人文沙龙”发表的《春天的翅膀 振扬诗集》全文及有关网页打印件,并附了一信。信中写道:

  〖拙作《漫话诗歌创作(续3)》介绍了《春天的翅膀 振扬诗集》在新浪网论坛上的遭遇。其中说到:

   时隔近月,11月19日,我惊喜《春天的翅膀 振扬诗集》被“人文沙龙”标为“顶”而提升发于顶栏 !——

  [顶]春天的翅膀 振扬诗集 <20999 字节> yinayo <2004-11-18 08:44:10> <点数:52>

  而该诗集在“新千家诗”和“风赋比兴”的遭遇,如前所述,只好拆分开来另辑为《振扬诗四首》和《潮缘唱和•振扬诗集》分别发表,并且跟帖对其评价平平或有苛评。

  拙作《漫话诗歌创作(续3)》发表后已在“风赋比兴”引起了争议,见该有关网页打印件,主要是“风赋比兴”的人不高兴(未提具体意见,但影射我要搞“乱”论坛,劝我不加入“争论”,有益身体云云,讥刺溢于言表),我已于以反击。

  今将“人文沙龙”发表的《春天的翅膀 振扬诗集》(加入了你的近作3首)全文及有关网页打印一份邮你欣赏。

  今天此刻点读该文(网友人)数已达102点了!人气特旺!祝高兴!〗

  昨午利华从QQ发来《辛酸(四)》文稿,今日(11月24日)中午将修改稿由QQ发给她,后重读发现有错,再改后由电子邮箱重发利华,并在QQ留言说明。

  昨傍晚6点半大器来电约晤,商谈打工事宜。赋闲近半年,尽管玩得痛快,但总觉得还该做点事,攒点零用铜板用用。定下周去谈。

  昨给月发信,附去《新近网上发表帖子(文章)目录》,以便她查阅浏览。 这两个晚上月均在QQ露极短时间的面就下了。她平时白天上班和家务确是很辛苦的。月初步迈入了“网”门。她说,“草草浏览了”《春天的翅膀 振扬诗集》,“等仔细看了后再发表评论”。此前月已对拙作发表过多次评论。

  夫人日内身感不适,幸有儿、媳悉心问候、照顾。

  小洪夫妇日前喜得千金,她哇哇宣告出世时体重8斤2两。


还是“风赋比兴”的意见尖锐,人气较旺。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4-11-26 18:37:20 

人气:10 日期:2004-11-26 星期五  天气: 心情:

  昨白天对拐杖作了二次处理,将其表面皮层全刮光。拟请小根帮助做后处理。

  昨晚赶在0点前向“新千家诗”和“风赋比兴”发了《漫话诗歌创作(一)(续5)》。已见跟帖:

  在“风赋比兴”——

  漫话诗歌创作(一)(续5) <2987 字节> yinayo <2004-11-25 23:56:35> <点数:23>

   按发贴规则,请不要在此谈论“新诗”,望体谅。 <0 字节> 草啸 <2004-11-26 09:38:59> <点数:0>

    肤浅。 <0 字节> 一瓢123 <2004-11-26 12:32:27> <点数:0>

  在“新千家诗”——

   漫话诗歌创作(一)(续5) <2992 字节> yinayo <2004-11-25 23:52:12> <点数:6>

   :((( <0 字节> 牧马都市 <2004-11-26 08:41:36> <点数:0>

   阅 <0 字节> 纤手太阳 <2004-11-26 08:55:38> <点数:0>

  还是“风赋比兴”的意见尖锐,人气较旺。傍晚,将此话分别贴于两个论坛相关主题的跟帖下面。

  已见红的《辛酸(四)》在“人文沙龙”发表:

   人生感悟《辛酸》(四) <17712 字节> 秋枫1955614 <2004-11-25 15:44:48> <点数:26>

  收阅月信。她写道:

  “我真佩服你,这么爱好文学,这么雅兴十足。发表这么多作品。似乎有点沉迷和入迷了。心里一定很满足和自喜吧 。我建议不妨写个自传或者回忆录吧。让我好好欣赏一下你的水平。

  “你天天在电脑上把上网也摸得很熟了吧。这也成了你的老年课堂了,这对陶冶人的情操也是一个好去处。愿你的性情更开朗,更高雅,更超然。但不可不食人间烟火,不管家事,撇下美珍,成个网痴,升值你们家电费哟。适当时也该陪陪美珍圆个黄昏情吧。”

  今晨短讯复之,曰:“谢来信点拨!寄望于与月隽永的黄昏情!”月知会否?

  其实,发表这些东西,差不多是在发回忆录。至于水平,自知之明,尽管有自得之处,总体上平平也。但有发表的机会,心里确有“一定的满足和自喜”。这就足矣。


首次参加由退休职工自发组织的登山活动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4-11-28 00:36:47 

人气:2 日期:2004-11-27 星期六  天气: 心情:

  一觉醒来,23点正了,晚饭后7点半睡下时的浑身不适似烟消云散。马上起身补写日记。

  今天首次参加由退休职工自发组织的杭钢半山登山队活动,随队去爬余杭窑头山。这次参加的有45人,坐满了45座的大客车。窑头山高海拔1095米。在2003年成立的窑头山省级生态自然森林保护区西北角,位于余杭与临安、安吉交界处。窑头山区盛产毛竹。但其主峰山上见不到毛竹,漫山遍生一种底矮的阔叶“竹”,其叶可用来裹粽子。今天晨有浓霜,天气晴朗,适意宜人。包车早7点出发,在攀登窑头山峰顶在那小憩午餐后,穿行翠竹林整整2个钟头之久,回到山口乘车回家。回到半山时下午3点。

  恰好遇上小根,我拉他到家门口,向他出示我的“拐杖”作品。他看了后,笑判道:“你这次失败了!”因削光的藤条上已有几个大裂缝。我在众目睽睽下,只有“嘿嘿”。

  傍晚浏览新浪论坛,见网友对人生感悟《辛酸》(四)有一则主题为“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的跟帖。写道:“看了《辛酸》这幅帖子让人感悟挺深,人生如麻,生活难免坷坷袢袢的,就在于自己如何去把握,去生活,如果总把自己生活在阴影中,就觉得时时处处没有如意的地方。换种活法,想点自己开心的事,可能生活会变得开心起来。试试吧! ”( mm笨笨过桥)说得好!马上QQ留言转达利华。晚饭后与她稍作交流,便因感不适(两膝疼痛)睡下了。看来真的老了!不中用了!

  云生在《漫话诗歌创作(一)(续5)》发表主题为《你每次写长一点啊:)》的跟帖,他针对“还是‘风赋比兴’的意见尖锐,人气较旺。”写道:“他们人气比我们旺吗?不是!你看帖子就知道了。我觉得这是兴趣问题,你的话题,可能年纪大一点的人感兴趣一些。那边朋友的平均年龄可能大一点。”哦,是这样。


总算没有白辛苦!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4-11-30 05:15:52 

人气:10 日期:2004-11-28 星期日  天气: 心情:

  鉴于先后单篇发表了《序诗》、《初恋》两章未见具体跟帖评论意见,且觉得《年轻人罗曼》中8首是一个整体,可视为短篇诗体小说,还是以完全本发表为好,便于网友以全貌评价,故这两日抓紧打印。今日总算整理打印出完全本〖 赵根铨情诗集:《年轻人罗曼》〗]并于傍晚发表于“新千家诗”。不久,即见有跟帖好评,至晚上已见加“精”。

   赵根铨情诗集:《年轻人罗曼》 <12435 字节> yinayo <2004-11-28 17:59:46> <点数:11>[精]

   辛苦了!写得酣畅淋漓! <0 字节> merry永远的等待 <2004-11-28 19:01:42> <点数:1>

  拟打印有关网页并附函寄根铨兄报喜。

  晚饭后抓紧撰写《漫话诗歌创作(一)(续6)》并发表于“新千家诗”。鉴于“风赋比兴”斑竹们的态度,我随之向它发帖:“拙作《漫话诗歌创作(一)》续篇,因兼论新诗和旧体诗,故不再发给‘风赋比兴’,感兴趣的朋友请可去“新千家诗”查阅,欢迎指正!”见有跟帖说“谢谢先生理解!”(草啸)

  昨日爬山带来的疲乏和酸痛至今基本消除。


根铨兄:今天终于可以向您报喜了!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4-11-30 05:12:31 

人气:17 日期:2004-11-29 星期一  天气: 心情:

  因前天远足登山所致的疲乏和酸痛未完全消除,本想再偷一天懒,不去爬山晨炼,但听手机闹钟一响,却本能地起了床。按惯例于5点50分出发去追赶小根了。始终未追上小根,我到达洋山时,他在那儿已做了好几节保健操。后还随子田一起翻过了半山。

  上午打印〖 赵根铨情诗集:《年轻人罗曼》〗有关网页并致根铨兄说明函,本拟午时投邮,因要应约去与大器晤谈打工事宜而耽搁。幸亏耽搁了一下,信中有若干打印错误处得以改正。我在信中写道:

  〖今天终于可以向您报喜了!

  〖我于11月14日、15日先后单篇在新浪网“新千家诗”论坛发表了《年轻人罗曼》中的《序诗》、《初恋》两章,除了初次就作者署名问题对话外,均未见任何跟帖对大作发表具体评论意见(详见所附打印件末页。)鉴于此,且觉得《年轻人罗曼》中8首诗是一个整体,可视为一部诗体短篇小说,还是以完全本发表为好,便于网友以全貌评价,故这两日抓紧打印编辑文档。昨日总算整理打印出完全本〖 赵根铨情诗集:《年轻人罗曼》〗并于傍晚发表于“新千家诗”。不久,即见有跟帖好评:“写得酣畅淋漓!”至晚上已见加“精”。〗

  〖现打印出有关网页寄兄阅读欣赏。其实,在你那儿也可上网查阅的。

  〖我会密切注意网友反响,并适时给您报告。

  〖先看看已发诗篇的后续反响。《诗苑小草》待过些日子再发,好么?〗

  下午与通达公司于、徐二位部长晤谈后顺便走访高自公司的同事们,并买了半只康桥烤鸡(名牌食品)回家以飨家人。

  晚上,见《漫谈诗歌创作(一)(续6)》已被加“精”,并有云生一条题为《先生关于创新的观点我有点看法》的跟帖,他写道:

  〖十四行诗我就不说了,因为在这个论坛我已经谈过多次。

  “既然普希金(当然不仅仅是普希金!)可以创新,为什么我们别的人不行!”——是啊,创新人人都可以!问题关键是“创新”和“突破”是两个概念(你不是为了“新”而“新”吧,那样人人都能作到的)!没有突破的所谓创新是没有意义的!有时候甚至是一种反动(破坏和倒退)!

  什么才叫创新呢?创新要建立在对原有形式的充分了解的基础上,应该是在能对原有形式熟练运用,并在应用过程中感觉其不足的情况下,所作的有针对性的改革。因为创新是有针对性的,所以是有意义的尝试。这种尝试可能成功,可能失败,当它被广泛认可的时候,它就是成功的,就是一种突破。反之,它没有生命,也就无所谓创新了!就只是一种个人的游戏而已。〗(云随风飘到天涯)

  我跟帖复之,曰:〖云生说得对:创新是在“有针对性的改革”中进行“有意义的尝试”并获得成功,即获得突破。“没有突破的所谓创新是没有意义的!” 我还没有说清楚这一点。幸赖云生补正了。会在续篇中吸纳增补上。〗

  高兴昨日疲惫之中竟炮制出了两个“加精”帖子(〖 赵根铨情诗集:《年轻人罗曼》〗与《漫谈诗歌创作(一)(续6)》)!

  晚上与红、月聊,二卿各有自己不痛快的情和事,均慰之,看来并不管用。

  利华QQ发来《辛酸(五)》文稿。


知利华正在抓紧写《辛酸(六)》文稿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4-12-01 22:34:23 

人气:16 日期:2004-12-01 星期三  天气: 心情:

  上午8点半,电知根铨兄《年轻人罗曼》在新浪网发表事,并请查收邮件。他高兴的说,会回信详谈一切。下午3点半,小童电话转达丽黄要我回高自公司工作的意见,答之我已另有去处。晚上收阅海老师来信约事。

  知利华正在抓紧写《辛酸(六)》文稿。

  午睡后,抓紧撰写《漫话诗歌创作(一)(续7)》,于晚9点许发表于“新千家诗”。

  现全文录于下:

  漫话诗歌创作(一)

  (续7)

  当然,关于创新,正如一位朋友所指出的,“创新要建立在对原有形式的充分了解的基础上,应该是在能对原有形式熟练运用,并在应用过程中感觉其不足的情况下,所作的有针对性的改革。因为创新是有针对性的,所以是有意义的尝试。这种尝试可能成功,可能失败,当它被广泛认可的时候,它就是成功的,就是一种突破。反之,它没有生命,也就无所谓创新了!就只是一种个人的游戏而已。”“没有突破的所谓创新是没有意义的!有时候甚至是一种反动(破坏和倒退)!”(云随风飘到天涯)

  我们大家都知道,在任何领域,实现有意义的创新确非易事,更非一蹴而就的事,有的还须经许多人甚至一代、几代人的努力才能获得长足的进步。宋代苏洵说:“天下之学者,孰不欲一蹴而造圣人之域。”可见文人学者中不乏胸怀大志者,但例如诗歌领域中象普希金创用“奥涅金诗节”这样的创新者于中国当、现代不多(郭沫若的《女神》,闻一多的《死水》,李季的《王贵与李香香》等堪为我国诗歌领域创新典范)。不要说“创新”,单是“循规蹈矩”,包括在下在内的不少人,还仅止于“模仿”(甚至仅仅“借形表意”),例如写出来的“旧体诗”,鲜有象李白、杜甫、陆游、毛泽东们的作品那样脍炙人口的,更鲜有超越者。新诗领域似也类似。怪不得有朋友对诗歌的前途充满忧患意识,包括有人痛心情诗领域不景气,疾呼“爱情诗不能死!”(见《钱江晚报》)这也说明,在诗歌领域进行“有意义的创新”是多么必要,其实是大众的要求,是社会的要求,是时代的要求 。当然“创新”的内涵,应不仅仅是改革诗歌的“体例”(含 “韵式”)或创造诗歌的新“体例”,更重要的是探索和实践创作脍炙人口的新“诗句”、新“诗行”、新“诗篇”!

  然而,古今中外能“造圣人之域”者甚寥!比如在下,一旦有感而发,不管什么形式,能表达感情的就信手拈来,“借形表意”,其实往往纯粹是“模仿”,落笔写就一些东西,自得其乐罢了,还谈得上什么创新!但我真诚地冀望于年轻的新诗人们,希望在他们中有人能营造新诗的“圣人之域”!有一次我就向玲子呼吁过:“不必做红学家!写自己,写亲历,写乡土,写身旁七、八个最亲密的人,用你的才华,用你的精力和时间!”“象普希金写《叶甫盖尼•奥涅金》那样创作自己的人生史诗吧,玲子。”(对《红 楼 烟 雨 处(之五)》的跟帖,见“新千家诗”,2004-10-16 11:10:15)因为此前我曾浏览了玲子的一些作品,其中,《路痴》、《边缘人》、《大女人》、《午夜的(甜蜜的)囚徒》,等,无论诗或是散文,韵致盎然,读来纯真玉人翩翩眼前。是为游戏人生之作。至于《红 楼 烟 雨 处》、《千家轩中秋开夜宴》之类,均别具一格,但以阐释三界众生相或文友应和为要务,堪娱读者耳目。是为游戏文字之作。(对《红 楼 烟 雨 处(之三)》的跟帖,见“新千家诗”,2004-10-10 15:29:40)我所呼吁玲子的是 ,建议她多写“游戏人生之作”。不知玲子会意否?

  不过,我以为那些“借形写意”或“模仿”或不合“格律”之作,因为有一定的读者市场,应该在诗歌界给予一定的地位,例如民歌、打油诗等,这些“下里巴人”的东西还往往是“阳春白雪”高雅之作的有益营养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赞同托翁的观点:“真正的诗是朴素的”,要是“直接从灵魂中发出来的真正的歌”(见《录以参考:列夫•托尔斯泰论诗》,“新千家诗”,2004-10-14 19:49:21),不管它取何种形式。这种说法在新、旧“格律诗”倡导者看来可能是“勃论”。但客观上有许多这样的“直接从灵魂中发出来的真正的歌”。现举如下两首显然不规范的“十四行诗”为例来说明、来欣赏(作者赵根铨,见赵根铨诗集《罗曼诗抄》《诗苑小草》)——

  你看见那个行走在大路上的少女了吗?

  穿着镶蓝边的白衣裳,闪亮在田野之上。

  就是当:

  甜甜的春风亲吻大地,

  蓬蓬绿色伸展到很远的地方;

  天上老鹰盘旋作鸣,

  煌煌彩霞染红了村庄;

  近处蛙声此起彼落,

  袅袅炊烟呼唤着牛背上的牧童,

  她自由自在地晚归的时光?

  喔!这方神奇的土地滋养着美丽,

  但是,我要告诉你:

  那个肩挂紧绑袋行走在大路上的少女,

  她比绿色的田野、金色的天边更漂亮。

        ——《丽人行》

  你是我很久以前的记忆中的花朵,

  灿烂过后终究留下了智者的祝福;

  虽然未曾相拥而幸福得感慨万千,

  却可以为曾经的矜持和操守致贺。

  想当年美丽的青春那样轰轰烈烈,

  生命之舟在浩淼的大海各奔东西;

  唯有梦幻中的牵挂、仰慕和惊喜,

  像一盏盏明灯温暖着漫长的人旅。

  带刺的蔷薇啊,纵然是冷风残月,

  不必苦苦盼待,春天会轻轻走来,

  从河边杨柳的尖梢,从青青百草,

  走进你我各自的花园,枝繁叶茂。

  愿我们在泰然的沉默中走完人生,

  只要不再有遗憾,日子过得祥和。

      ——《记忆中的花朵》


心里升腾长久没有过的那种播种后喜悦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4-12-01 05:54:30 人气:28

日期:2004-12-01 星期三  天气: 心情:  检举此日记

  11月30 日日记

  晨炼归途,特意在洋山腰豆地逗留了一下。看到豆苗婀娜婷婷,长势喜人,心里不由升腾长久没有过的那种播种后有望丰收的喜悦。我重复数了两遍豆苗丛,自认不会错的两个确切数字——豌豆:45。蚕豆:52。

  午前在订正致根铨兄函中几处打印错误及整理出〖《罗曼诗抄》勘误表〗并打印后,即去邮局投寄了给根铨的邮件。

  下午修改《辛酸(五)》文稿,于傍晚发至新浪邮箱后又在QQ发了一次,布达利华,后见已于9 点半发表于“人文沙龙”。副题为《我的工作、和嗜赌的丈夫》。这题目利华改得挺妥帖!我高兴地在QQ留言赞同。

  重温《漫话诗歌创作(一)》已发诸篇,构思(续7),终未落笔而作罢。

  候月未果,不免悻悻。早些睡罢。洗好脚上床约10点稍过。


乐天蓝鹰辑自网易博客-乐天蓝鹰的博客)

链接: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5) 
 http://yinayo.blogchina.com/536903824.html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4)
http://yinayo.blogchina.com/989875856.html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3)
http://yinayo.blogchina.com/939547288.html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1)(2)
http://yinayo.blogchina.com/964647576.html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1)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1083556159/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2)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1285217585/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3)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149817840/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4)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169433112/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5)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2174540743/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6)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224230541/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