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评论
  • (24)

【葑溪渔樵文苑】吴去非:新诚斋体诗人沈振扬

沈振扬诗集新诚斋体诗人沈振扬吴去非 “家家夏日不离它,药食同源营养佳。 试问谁能说明白,夏瓜不叫叫冬瓜?“ 明明是夏天吃夏天长的蔬菜,为什么不叫夏瓜叫冬瓜?我也要问,而且以前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可是振扬兄偏偏写成诗了。你说亲切不亲切?自从振扬兄分发了他的五大本诗集《东来阁诗选》,一首首鲜活的小诗活跃在眼前,这就是诚斋体的创新啊! 我写诗始于2010年,67届同学会桐庐聚会之后,完全是受了“豆干公司”诸公的影响与鼓...

  • 61
  • 0
  • 1
  • 0
2018.09.05 14:54

加拿大学者文章:《中国:与美国截然不同的“超级大国”》

中国所拥有的实力深深扎根于其传统、理念和文化习惯之中,而这些传统和理念的形成远远早于与西方共产主义学说有关的政策。哪些因素才能成就一个超级大国?是精神、信心、影响力、耐心、决心和老练程度吗? 一个超级大国依靠自身,无需依赖盟友(尽管盟友有时可能有益)。超级大国影响其他国家,有时会牺牲他国的国家利益。 超级大国具有强大的实力储备,足以令其挺过战争或破坏性外交所带来的最严峻困局。它能够多运用精明、有时是无形的手段引导事件发展,以服务自身利益,而它甚至无需在事件现场现身。它能防止他国损害自身利益或改变自身现有势力范围。它的文化属于主流并能改变其他文化。最终,它约束对手的行为。如果谈判无果,它将以强大武力威胁对外交手段给予支持。 中国当前能满足超级大国具有的所有这些特征。但这些特征的组合及平衡在中国身上的表现很特殊:中国是而且仍将是与美国截然不同的一个超级大国。

  • 2281
  • 0
  • 3
  • 0
2012.11.28 19:59

汪华斌文章:《中国人的等级竟然一目了然!》

中国是一个几千年的等级社会,想不到现在又是等级森严;这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想法,只是我们近代争取平等的烈士死不瞑目了;因为他们就是为了推翻等级森严而反抗,最后也是为了平等而牺牲。想不到我们争取平等的社会,竟然自觉与不自觉地迈上了等级森严之路;而且这里还在大踏步地向前走,所以我们中国人的等级也就更加明显与增多了。(汪华斌)乐天蓝鹰评曰:汪先生善于抓住现象看本质。平等和民主应是改革的题中之义,可是现实总是十分差强人意。

  • 1769
  • 0
  • 375
  • 0
2012.11.05 21:45

罗竖一文章:“三纲五常”实为人类的自然法则

众所周知,在中华传统文化中,有个名为“三纲五常”的法则。就时常遭遇中外很多人的指责,而往往被认为是封建思想意识的体现,是孔子愚弄民众的法宝,是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是与民主理念等相悖的。其实,如此理解“三纲五常”是大错特错。其实,孔子所谓之“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理念,仅系中华文化之根的易文化所包含的“定位”、“定性”等东方哲学智慧的具体物化而已。另外,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社会其实都普遍反对“不仁”、“不义”、“不礼”、“不智”、“不信”,而崇尚“仁、义、礼、智、信”。显然,“三纲五常”,也是现代文明所具有的因子。还有,无论是过去的什么政治,还是现代的民主政治,其实都需要严格遵守“三纲五常”这一法则,否则,必然会为民众和历史所唾弃。总而言之,“三纲五常”之说尽管是中国人首先明确提出来的,但其实为人类的自然法则。

  • 689
  • 1
  • 10
  • 0
2012.05.29 06:50

贾载明文章:《有三条理由决定了叙利亚难逃利比亚的命运》

贾载明文章:《有三条理由决定了叙利亚难逃利比亚的命运》录以备考。很有参考价值。

  • 3759
  • 31
  • 152
  • 0
2012.02.03 22:33

北大教授张颐武文章:韩寒化蛹为蝶 超越“左”与“右”(转载)

韩寒接连发表了两篇系统阐释社会观点的答问博文《说革命》和《谈民主》,还有最新贴上的《要自由》。这三篇最新的博文可以视为这位年轻意见领袖对于中国问题系统思考的一部分。目前这些思考还在延伸之中,我们也难以判断他的想法会如何继续发展,但我们毕竟看到了韩寒就长期争议和分歧的一些重大问题的发言。这些发言一方面还有韩寒式调侃和幽默的成分和他惯有的风格特色,但另一方面又是前所未有地具有了某种系统和逻辑的展开过程。当然,这几篇博文的发表立即引起了公众的高度关切,也引发了新的思考和讨论。(乐天蓝鹰初涉韩寒,当追溯和跟踪思考和参与)

  • 1367
  • 9
  • 45
  • 0
2012.01.29 18:39

为孔庆东教授关于一些香港人的言论一辩——略评许之远先生文章

“欠抽、犯贱的殖民地gou、神鬼不分的香港人!” ——此标题本身有“挑拨族群”之负面作用,但更有挑动香港同胞仇恨孔教授以至怨恨回归大陆之虞。 我收看过孔教授否认说“香港人是gou”的访谈视频,孔教授再三申明是“一部分”(!)香港人是“……(走)gou”、“犯贱”、“欠揍”云云。他说得很明确,条理清晰,有理有节。他明确批评一些人断章取义曲解他的“骂”。 可是本主题帖的标题以至正文均重蹈一些人断章取义曲解孔教授的老路啦。文风不正,文德不正,显而易见啦。

  • 716
  • 0
  • 27
  • 0
2012.01.27 23:01

关于吴英案和李占双案的启示和建议

•李长青律师的信写得好,对事件和人物的分析有理,为吴英酌减死刑的动议合情合法。建议高院采纳立律师的建议。•内蒙古扎兰屯监狱应该整顿、整肃!严办黑狱警!改善管理。健全法制化管理和人性化管理。

  • 2444
  • 1
  • 167
  • 0
2012.01.25 16:30

就《重振知识分子的风骨》一文中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一问

请问:“知识份子作为一个自由独立的社会文化群体”在哪一个国家有?按沙翁的描述,所谓“公共知识分子”既自外于“权力集团”,又自外于“公民大众”(还自外于其他知识分子),如此“自由独立”的一个群体,既不参与权力集团,又不融入公民大众,只求三者鼎立制约,如何能改造毛体制、改造中国啊?! 以所谓“真正的知识分子”来框框“知识分子”而彻底否认中国知识分子群体的存在,沙翁挥舞的“软刀子”比自称“超过秦始皇一百倍”的毛还要厉害千万倍啊。 不知为何,昨天鄙人借用数学式子描写沙翁主题帖高见的一则评论不见发表。

  • 173
  • 0
  • 0
  • 0
2011.09.05 22:59

曾昭鹏文章:《欲走还留的社会分化风险》(转载)

文章说:“在这个人员高度流动的全球化时代,个人对国家的绝对忠诚在面对务实考量时往往必须让位,这本也无可厚非。对于不需放弃中国国籍的外国投资移民来说,他们可以收获两全其美的生活安排。他们欲走还留,相信最终还是会希望能继续从中国的发展中得到好处。”“避免被视为掠夺社会的阶层,切实承担公民责任,中国高端移民群体还须展现更积极的一面。 ”

  • 464
  • 0
  • 1
  • 0
2011.05.09 1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