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9)  
2019-06-13 14:19:56
  • 0
  • 0
  • 0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9) 

2007-09-30 21:21:21| 分类:网易博客-新浪交友-心情日记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3092121144/


玲子说“完全可以理解诗的瀚海泛舟的辛苦”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4-12-29 23:46:13 

人气:5 日期:2004-12-29 星期三  天气:  心情:

  今天先后在“新千家诗”和“人文沙龙”发表了《漫话诗歌创作(一)(汇编)(1)》和《 漫话诗歌创作(一)(汇编)(2) 》,见在“新千家诗”被加了“精”,并有玲子、天边星云 、小蛮腰噢、遥望高空的鸟 等的跟帖。玲子还教了“空格”的办法。

   漫话诗歌创作(一)(汇编)(1) <24273 字节> yinayo <2004-12-29 11:12:45> <点数:13>[精] <2004-12-29 13:30>辛苦!支持! <0 字节> 小蛮腰噢 <2004-12-29 14:04:54> <点数:0>

   漫话诗歌创作(一)(汇编)(2) <26980 字节> yinayo <2004-12-29 11:34:16> <点数:26>[精] <2004-12-29 13:36>此文非“力作”二字而无可状之也!前辈的认真严谨,当令吾侪恧杀。 <74 字节> 小蛮腰噢 <2004-12-29 14:10:19> <点数:9> 想到自己每天来这里信口开河乱说瞎说的丑陋样子,自己偷偷脸红一下……:)学习学习 <0 字节> 遥望高空的鸟 <2004-12-29 15:10:29> <点数:0>谢谢yinayo先生对玲子的真挚鼓励。 <1402 字节> 玲子10_00 <2004-12-29 17:06:36> <点数:7>谢谢yinayo先生对玲子的真挚鼓励。我从你的文章里,感到一颗追求人性善良的光辉!虽然,我们不是同辈,有些时代的东西横亘在两代人之间,但你不倦的追求是晚辈学习的榜样。我们都是认真的写作者,所以,完全可以理解诗的瀚海泛舟的辛苦。

  玲子,我也学学,还不会空格 <0 字节> 天边星云 <2004-12-29 17:31:50> <点数:2>

   阿阿,很好学的:) <0 字节> 玲子10_00 <2004-12-29 17:43:07> <点数:0>

    看了您的汇编,用心良苦 <98 字节> 天边星云 <2004-12-29 17:33:58> <点数:3>

  晚上一位自称40来岁、说“我很欣赏有情的男人”的网友来交谈,很有寻根究底精神,说看了我的不少文章,想直接问个明白。我说你问吧。聊了好一会,后来见她很忙,其实我也很忙,我说改日再聊吧。


整日大雪。瑞雪兆丰年。告别2004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4-12-31 00:10:59 

人气:15 日期:2004-12-30 星期四  天气:   心情:

  整日大雪,地面积雪不断加厚。这是一场冬雪。瑞雪兆丰年。

  午前 ,按约在“新千家诗”发表了〖 一首献诗:《假使我可以爱你——献给L.H.》〗,不久即见被“加精”,并有一评帖:“ 一唱三和,夹叙夹议,真情流落自然,叙述部分稍显不够精致,凝练!”(芙蓉笑琴仙子)

  晚饭后我浏览了芙仙子个人专辑中的全部作品,其作品风格有独特之处。

  下午,利华从心情日记解密,于“新千家诗”和“人文沙龙”把《你,是众多朋友中我最敬佩的唯一》先后发表了,在两个论坛均立见“加精”。按瞩随即于傍晚短讯告知利华。

  这是一种独特的告别2004年方式吧。

  晚上,月发了第一篇心情日记,但是只给自己看的加密日记。稍后可以查查看。

  把利诗录存纪念、欣赏——

        你,是众多朋友中我最敬佩的唯一

          —— 献给我的异姓兄长

  不是为了迎合诗坛网友的眼光,

  也不是为了在意斑竹们指指点点的评论,

  只是为了对我关怀备至的异姓兄长 ——

  从你的初恋中已看出你的真诚善良:

  你对虹的感情深深切切,

  你可以为虹放弃一切,

  为虹你不怕甚么清规戒律,

  为虹你摸黑连夜步行百里,

  为虹情愿接受任何的批评、处理。

  可历史的涌潮把你俩各分南北。

  你对虹思念万千,

  曾写下对她的情意绵绵。

  虽然虹后来远嫁了他人,

  但你却劝她对丈夫用情专一。


  不是为了迎合诗坛网友的眼光,

  也不是为了在意斑竹们指指点点的评论,

  只是为了对我关怀备至的异姓兄长 ——

  从你对Y的感情中已看出你对真情的执着,

  我不知道你是怎样走进婚礼的殿堂,

  也不知道这168天里所发生的详细故事,

  更不知道你当初遇到了何种心灵创伤,

  只知道是柔美的月光照亮了你的心扉,

  是她唤醒了你的青春和人性的情愫。

  你的心里对Y的感情已掺不得半点沙子,

  皎皎的月光永远留在你的心灵。

  那么多年你们虽然很少能够单独相处,

  只有靠通讯和网络把心紧紧连系。

  我敬佩你啊,你对Y的专一。


  不是为了迎合诗坛网友的眼光,

  也不是为了在意斑竹们指指点点的评论,

  只是为了对我关怀备至的异姓兄长 ——

  你的为人让我看出了你与众截然的不同,

  混沌的风气让多少男人花天酒地、

  嫌旧喜新,牌桌声声、挥金如土。

  可你却勤奋工作,孜孜不倦,

  为四化建设贡献着自己的光和热。

  真的敬佩你啊!我的异姓兄长,

  你让我看到人在混沌世俗中的纯洁,

  让我看到人活着是为了真理和真爱。

  在你的帮助下,我也挺起了胸,

  在百般痛苦中得到了人性的复苏和愉悦。

  你,是我众多朋友中最敬佩的唯一。


一次待续的坦率的答“记者”问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4-12-30 15:00:07 

人气:33 日期:2004-12-30 星期四  天气:   心情:

  昨晚(29日)一位自称40来岁、说“我很欣赏有情的男人”的网友来交谈,很有寻根究底精神,说看了我的不少文章,想直接问个明白。我说你问吧。聊了好一会,后来见她很忙,其实我也很忙,我说改日再聊吧。

  这位以QQ号为昵称的女士近几日连日来访。第一次(27日晚)我确实未注意到她的到来,她在线看了大约一个钟头,说了“我好伤心哟。”“我看你今天一直在线,怎么不理我呀!”等我发现,正要搭话,她却走了。我赶忙给她连发了三个“对不起!”

  第二次(28日晚),我发现她的动静,马上迎接,见她问了个“你好”,我立即答话问候,她却显然未及见答就又走了。我于是留言:“你怎一下子溜了? ”

  这第三次总算搭上话了。她象一位新闻记者,连续提问追问。这次显然待续的坦率的答“记者”问辑录如下——

  “你昨日怎一下就走了?”

  “你不理我我就走了 。”

  “不是的 。”

  “我在网上看过你的文章呢。”

  “哦 。”“哪篇?”

  “好多 。”

  “第一次呢实在没想到你来 。”“昨天呢我发现马上与你打招呼,你却走了 。”

  “你文章里看得出你有情人呢。”

  “哦?”

  “好象有俩个呢,是吗?”

  “你读得那么仔细?”

  “你好幸福。”

  “是吗?”

  “字里行间看得出。”

  “但我只有一个情人!”

  “哦。你很深情的。”

  “哦。这你也看的出!”

  “那你很专一呀。”

  “你有爱人么?”

  “算有吧 。”

  “算有 ?”“什么意思?”

  “可没你深情呢。”

  “别丑我啦!”

  “你还是个小姑娘吧?”

  “我都有40岁了。”

  “哦。不过还年轻!”“你还年轻!”

  “你有太太吗?”

  “有。”

  “你爱她吗?”

  “一般 。”

  “哦,难怪。”

  “难怪?”

  “你是知识份子的典型。”“多情。”

  “哦。还典型!”“多情?”

  “哦。你也是知识分子吧 ?”

  “我大老粗呢。”

  “哦,会上网的“大老粗”? ”

  “哦,不过你的太太可怜哟。”

  “太太可怜?”“我太太是我家的女皇哩!”“你说‘女皇’可怜吗?”

  “你家还有女皇?”

  “对,我太太是我家的女皇哩!”

  “哦,难怪你要找情人了。”

  “倒也不是必然的!”

  “你那个情人你好喜欢?”“怎样的?可描述一下吗?”

  “指谁?”

  “ 情人呀。”

  “情人,你说是初恋的?还是后来的?”

  “你有这么多呀?”

  “你的‘难怪论’不太正确呢 。”

  “你对哪个深情点,味道哪个好呢?”

  “你没读过《献给初恋情人(3首)》?”

  “看过。”

  “两者不可比拟呀。”

  “能谈谈吗?”

  “你说我对她——初恋情人深情么?”“3首诗不能说明么?”

  “初恋往往忘不了的,是吗?”“忘不了初恋那还找后来的呢?”

  “是规律吧 。”“男大当婚吧 。”

  “大概初恋只有回忆了吧。”“离题远了吧 。”

  “不。切题呢 。”“你是记者么!”“尽管提吧 。”

  “那好象后来还有一个呢。”

  “你怎知?”

  “我感觉呢。”“我很欣赏有情的男人。”

  “哦。”

  “你情人大概是个什么Y吧。”

  “呵。”

  “能说说吗?”

  “《福蓓》里说得挺明白了!”

  “她一定很漂亮吧?”

  “《福蓓》里说得挺明白了!看过么?”

  “你介绍下不好吗?”

  “一言难尽呀 。”

  “说吧!”

  “《福蓓》里说得挺明白了!”

  “我要直接听你说。”

  “改日好吧?”

  “为什么?”

  “我忙!”

  “那好吧。”

  “有一首诗发你看看,好吧?”

  “好。”

  “还未公开发表过 。”

  “哦 。”

  (随即发给她《假使我可以爱你——献给L.H.》)

  “哦,你拒网恋呀。”

  “是的 。”

  “哦,真的很深情呀。”“你那位初恋情人真幸福。”

  “你不是也很深情么 !”

  “我?”“你的初恋情人一定是一轮娇月呀。”

  “情人眼里出西施么 。”

  “哦,那她还不是真的 ‘西施’。只是情人的眼里的‘西施’?”

  “‘情人眼里出西施么’。这又是一条规律 。”

  “有这么多的规律。”

  “人之常情么。你难道不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你一定是个‘柏拉图式’的人。”

  “你忙,再聊吧 ”

  “哦。”

  答“记者”问至此好不容易暂时告结。这样的网上答“记者”问已不止一两次啦。


对新旧年交替的两个日子的记忆绝不会抹去的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5-01-03 02:43:51 

人气:41 日期:2005-01-02 星期日  天气:   心情:

  雪止天晴。今日艳日高照。我约9点乘上321路公交车去临平赴与阿扬、献天之约会。午前在阿扬家一边饮茶,一边畅谈近况,听献天、阿扬拉二胡,耳熟的《二泉映月》、《病中吟》等曲子悠扬悦耳。阿英忙于准备午餐。中午小酌午餐后,献天、阿扬与我同至献宅,丽芳连忙泡茶招待。我向献天介绍如何上网查阅在网上发表的拙作和阿扬诗作。幸好献天的电脑联网正常,虽然我带去的U盘因机子无USB接口而用不上,由于我在新浪邮箱存有有关文档,拷贝到献天电脑上,使他能方便地查阅一些诗文。这次带给阿扬《春天的翅膀 振扬诗集》和《漫话诗歌创作(一)》打印件各1份。回到半山家中时约为4点3刻。

  在赴临平出发前和回家时路过村店,分别收阅根铨兄的12月28日信和12月31日信(将分别以专页录存于日记)。前信附来对《诗信寄半山》的修改意见和修改稿。后信附来新诗一首,题为《巍巍老者(十四行诗)——记一位离休老同志》。傍晚与根铨兄先后互通了电话,我告知收阅两信,他就《诗信寄半山》的修改追加意见。《诗信寄半山》的修改稿(加“作者自注”)已于晚上分别发表于“新千家诗”和“人文沙龙”。

  晚上,与红、月和另一位“记者”朋友交谈。后者因未能满足她的答问要求而早早告了“88地考虑考虑“自己的幸福和标的”。对这话她显得有些不乐意听。

  2004年12月31日(除夕)和2005年1月1日(元旦)天气雪后转晴。对新旧年交替的这两个日子的记忆是绝不会抹去的。白天,照例抓紧时间玩,下棋啦,上网浏览啦,与红聊啦。31日午前给几位朋友留言祝贺2004年的成功和祝愿新年大吉,还说了一些事,例如建议那位“记者”为“问题”先看一些背景资料。把〖一首献诗:《假使我可以爱你——献给L.H.》〗发表在“人文沙龙”。喜见《 漫话诗歌创作(一)(汇编)(1)》 、《漫话诗歌创作(一)(汇编)(2)》在“人文沙龙”也被加了“精”。还在元旦抓紧打印、整理了完整的《春天的翅膀 振扬诗集》和《漫话诗歌创作(一)》各1份,以备次日带给阿扬。1日晚上,与红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另二位则来打了一下招呼就走了。(月说“迟了”,“记者”后来“有事”。)我把2004年在新浪网发表的几乎所有拙作及几乎所有利华作品上网浏览了一遍,补充了《网上拙编文稿要目》和《利华网上发表作品目录》,拟副以(2004)存档。

  刚才不久前发现红的“元旦日记”不见了。然这并不能完全抹去读者的记忆呀。


根铨诗:《巍巍老者(十四行诗)》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5-01-03 18:24:57 

人气:5 日期:2005-01-03 星期一  天气:   心情:

        巍巍老者(十四行诗)

        ——记一位离休老同志

  你看见那位行走在街道里的巍巍老者了吗?

  承受着身体的伤痛,匆匆在行路者中间。

  我知道:

  他多么深切地惦念着远方的战友。

  北方天寒地冻了,他赶商场逛超市,

  亲手挑只好些的装过大米的编织袋,

  把精心挑选的牛肉干、木耳和香菇,

  还有人见人喜的“南极绒”装进去,

  在编织袋外贴上写好地址的白布,

  再细细缝上老人的殷殷期盼和祝福。

  做完件件琐碎事,高高兴兴进邮局,

  把包裹送上柜台,但请查有无禁物。

  再找个角落,把袋口一针一针缝合,

  然后怀着舒心的微笑颤悠悠的往回走……

          赵根铨

                 2004.12.28

  【yinayo说明】《巍巍老者(十四行诗)——记一位离休老同志》是赵根铨先生辍笔多年后于最近重新拿起笔创作的继《诗信寄半山》后的第二首诗作。这是一首“中国式”的(或叫“赵根铨式”的)十四行诗。诗作者本人对该诗结构的分析如下:

  (1)第1、2句2句,突现主题。

  (2)第3至10句8句,排陈细节。

  (3)第11至14句4句,结束语。

  欢迎诗友们评点。

  已见发表的赵先生的十四行诗有两首:《丽人行》和《记忆中的花朵》。(见“新千家诗”, 2004-12-09;“人文沙龙”,2004-12-15)


根铨诗:《诗信寄半山》(修改稿)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5-01-03 17:50:54 

人气:7 日期:2005-01-03 星期一  天气:   心情:  

        诗信寄半山 (修改稿)

          赵根铨

  舒展开绿色的信笺,

  向居住在远方的朋友致意:

  继长诗《年轻人罗曼》之后,

  又看见“诗苑小草”显身“新千家诗”。

  谢了,我在此长久地作揖哟,

  感激老乡和诗友们的片片心意!

  生活里并非人人都喜爱诗歌,

  但诗歌总要成为青年人的知己。

  谁的心中不曾有过爱的萌动?

  炽热的情焰定将铸成优美的诗句。

  我多想,多想把心香撒遍人间哟,

  却不知会不会白耗了诸君精力。

  诗友说“‘暴风雨’代表着人生之路”(注1),

  也有智者断言:“一个时代的痕迹”(注2)。

  纵然会被无数次地点击再点击,

  我自惭献上的东西可能会不成器。

  人生的广场才华四溢精英纷至哟,

  面对网络,我诚惶诚恐心悸不已。

  我站在曹娥江畔遥望天际,

  思量着那样整洁的一叠叠信息——

  想当年,家乡的少女远嫁了,(注3)

  现如今,雷峰塔下飞来新的友谊……

  有一天我们终究会在沉默中走完人生,(注4)

  却决无愧色,因为共享过生命的高洁。

        2004.12.23.初稿

        2004.12.28.修改

  原作者注:

  (注1) “秋枫”语,见12月13日“新千家诗”。

  (注2) “山东十三傻”语,见12月15日“新千家诗”。

  (注3) 见拙作《丽人行》。

  (注4) 见拙作《记忆中的花朵》。


根铨兄2004年12月28日的来信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5-04-09 20:53:53 

人气:10 日期:2005-01-04 星期二  天气:   心情:

鹰先生:

  12月17日你来信告知“诗苑小草”上网,到我完成《诗信寄半山》,连头带尾只有一周时间,你就急着要上网。我这样急急发出诗信,是要完成诗信的第一个功能,即告诉你上网的事我晓得了。这并不表明,它的第二个功能:作为一首小诗已经成熟了。由于我的愚钝,每一首小诗都改了又改,而且往往对自己发狠,把未成熟的小诗化钱去打印,才会停下修改的笔。这封诗信,也在这样的结套之中。

  应该说,这封诗信是写给你的,所以,只有你才了解内情,只有你读得明白。使只有你读得明白的诗,上网公开化,成吗?虽然我写作时,尽量往诗的特性上靠,终因时间太短,来不及“千锤百炼”,难以成诗。这是我阻止上网的原由。现在,我把第一次修改告诉你吧:

  第一节头句改成:舒展开绿色的信笺,

  第一节第三句改成:继长诗《年轻人罗曼》之后,

  第一节第四句改成:又看见“诗苑小草”显身“新千家诗”。

  第一节第五句改成:谢了,我在此长久地作揖哟,

  (第一节第六句改成:感激老乡和诗友们的片片心意!)(此句为后来在电话里示改)

  第三节第二句改成:也有智者断言:“一个时代的痕迹”。

  第四节第一句改成:我站在曹娥江畔遥望天际,

  第四节第二句改成:思量着那样整洁的一叠叠信息——

  第四节第三句改成:想当年,家乡的少女远嫁了,

  请你评价,这样修改后是不是好一点呢?我的顾虑还有:

  (1)“心香”说,原意是“真诚的心意”,我在这里引伸为“诗”,整个第二节讲的都是诗,这是为了回应你头一封信的“诗论”。你会理解的,别人呢?“我多想,多想把心香撒遍人间哟”,有“一枝心香”之说,一枝心香与撒遍人间,行吗?这句诗想改成:“我多想,多想把心香弥漫兰贵人间哟,”这样改太雅了,与全诗的氛围不合。所以保留了原句。

  (2)第三节“面对网络,我诚惶诚恐心悸不已。”连中学生都熟练的上网,被我说成如此恐怖,是欠妥的。其合理的一面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网络有无数双眼睛,其中免不了有小人之心,而我是深受过小人之害,故而心悸不已。暂时找不到好的句子,姑且用之吧。

  这些问题有一个合理的解说之后,你不妨上网,否则,我会内心不安。其实,作为诗信,原是你我之间的一种联系方式,有必要公之于众吗?“诗信”这种形式,我也是头一次用。会不会是我多事呢?

  ——以上是12月28日上午写的。中饭以后下楼看信箱,收到你贴了10张邮票的厚信,就打着电热板,在8支电光下细读来信和你的长篇大论。须知:今天遇大雪,我无处可走。要在平时,每天下午午睡后,一定去走马路象棋。现在是下午3时30分,觉得还有些话要说。

  你知识广泛,学识较深,对事物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十分难能而可贵。你敢问天:既然普希金可以创新,为什么我们别的人不行!你对十四行诗的论说,令我佩服。真正欧式的十四行诗,被介绍到中国来,大都变成了“中国式”的,一如社会主义,毛泽东的也是“中国式”的,邓小平的也是“中国式”的,后来由江泽民把“中国式”大加发挥而已。我以为。凡是中国人写十四行诗,只能是中国式的。因为文字不同,韵脚难以一致。这一点,你在《漫话》中提到了。实际呢,你形式上最讲究、最好,如果内容空空、情感苍白,这样的诗文不如不看。内容决定形式,还是这句老话。

  你也够厉害的,时时处处公开我的立场,你还说你要“文责自负”。我那封信上有点强词夺理,用意是要你放慢脚步,容我这个现代文盲多想想。可实际上,那封信在小店里被耽搁了,我的话并没有起作用,“诗苑小草”就被你有力地推进了网络。我以为,现代格律诗还不见定论,但有一位尹南勇先生已经开始了研究。应该把这项研究进行下去。这样就要阅读各个时期的大量的诗作。像你对拙作的分析(我不仅赞同,而且要说声谢谢!),找出某种规律性的东西,然后分门别类,形成观点,让别人无法逃脱你总结出的套路。我看你有这样的学识,所以有这样的能力,为中国的新诗做点好事吧!

  “新诗”——只是言谈笔写方便而已,倒不是眷恋应该作古的东西。新诗与旧诗的分野,仅就形式而言,这与白话诗与文言文的分野是一样的。

  能够去工作,这可是“美丽”的事情。君不见一位女作家说过“工作着是美丽的”。这要个人努力争取。当我“工作”到65岁时,一些“好心人”当面说教:“老赵,年纪介大还操劳,好享福了!”我禁不起这些人的“好意”,就回家享起福来了。

  今天就写这么多吧。你不必专程赴上虞来看我,但回嵊州老家、或从老家返回,一定要顺路来看看我这个老头。我虽然是“杭州女婿”,但“新西湖”却没有去过,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去看一看。到时最好能用电话把你约出来,咱们见见面吧!

  祝少夫人及你的两个孩子好!

                           赵根千

                       2004.12.28.下午4∶55


又可以向吾兄报告了:新作均有较好的反响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5-01-05 23:57:33 

人气:11 日期:2005-01-05 星期三  天气:   心情:

  昨、今日先后将根铨兄的12月28日来信和12月31日来信分别录存于日记。这两信其实都是赵兄谈诗歌创作,即为“诗论”。由于他多次要求不要擅自公开他的意见,故对相关日记加了密。至于他的两首近作《诗信寄半山》(修改稿)和《巍巍老者》(十四行诗)我都迫不及待地将它们推到了网上,并均有较好的反响——

  在文化艺术 > 新千家诗 ——

  赵根铨诗1首:《诗信寄半山》 <975 字节> yinayo <2004-12-27 12:39:45> <点数:17>[精]<点数:24>[精] <2004-12-30 19:27>

   赵根铨诗一首:《诗信寄半山》 (修改稿) <1495 字节> yinayo <2005-01-02 23:17:44> <点数:8><2005-01-03 11:56><点数:13><2005-01-04 9:52>倾心之作:)真挚的情怀! <0 字节> 玲子10_00 <2005-01-02 23:28:51> <点数:0>满怀深情和美丽的诗篇, <68 字节> 秋枫1955614 <2005-01-03 12:45:18> <点数:2>

  有一天我们终究会在沉默中走完人生,却决无愧色,因为共享过生命的高洁。

  赵根铨诗1首:《巍巍老者(十四行诗)——记一位离休老同志》 <1293 字节> yinayo <2005-01-03 12:11:14> <点数:7><2005-01-03 16:43><点数:14><2005-01-04 9:55> 恩哈!看了这么多老先生的诗作 <41 字节> 山东十一傻 <2005-01-03 16:06:05> <点数:1> 虽真情可嘉 但和现代诗歌的距离还是有一些 沉稳的诗:) <0 字节> 玲子10_00 <2005-01-04 09:34:30> <点数:0>

  在文化艺术 > 人文沙龙——

  赵根铨诗1首:《诗信寄半山》 <972 字节> yinayo <2004-12-27 12:52:16> <点数:1>[精] <点数:15>[精] <2004-12-30 19:29><点数:19>[精] <2005-1-4 9:26><点数:22>[精] <2005-1-5 23:34>

  据原作者修改后的文本:《诗寄半山》(修改稿) <1616 字节> yinayo <2005-01-04 09:45:01> <点数:1>[精]<2005-1-5 23:34>2005-01-05 23:43>

  赵根铨诗1首《巍巍老者(十四行诗)——记一位离休老同志》 <1293 字节> yinayo <2005-01-03 12:06:40>  <点数:1><2005-01-03 16:45><点数:3><2005-01-04 9:56><点数:6>[精] <2005-01-05 22:59>

  又可以向吾兄报告了,并与他就同意公开发表他的“诗论”的可能性进行商榷。

  利华又有几篇新作,经过充实提炼,必有精品产出。

  昨去浙图,借来一本好书。今给红寄了两本字典,以利她写作。


根铨兄2004年12月31日的来信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5-04-09 21:05:16 

人气:4 日期:2005-01-05 星期三  天气:   心情:

鹰先生:

  你何必如此迫不及待呢?我同你说过,诗信首先要完成“信”的功能,然后再作为诗赏玩。现在我改过了,看你怎么办?!你曾几次赞扬拙作为美文,不经过千锤百炼,怎么会美得起来呢?例如你擅自发表的《诗信寄半山》,在文字上就经不起推敲。你这般马虎!难怪“秋枫”的诗作被称为“半成品”了,实在可惜,其实她的诗真的很不错。不过,既然是给你的诗信,你确实也有权处置,我奈之何?

  你的《漫话诗歌创作》(一),我读了再读,产生了一个念头:所有翻译过来的十四行诗,都得打上“中国式”这个印记。而中国诗人们起用“十四行诗”这一品牌,也一定是中国式的。所谓十四行诗,其格律之存在于理论家的框框中。我知道这样看问题是偏激的。你真勇敢,因为你敢大声喝问:既然普希金可以创新,为什么我们别的人不行!

  我们试分析一下,拙作《丽人行》是怎样写出来的呢?这位丽人在我头脑里装了几十年,无论如何忘不掉她走在大路上的形象。一次,我的一位好友去了她工作的城市,我一下子想起来了,而且激动不已。立即在纸上写下了头2句:你看见……吗?穿着……田野之上。我觉得这2句诗就够了。凭这2句诗,可冠以《丽人行》这个题目了。接着我自问:那天是什么季节呢?我又在干什么?这样就有了紧接着的8句。后来又写出点睛似的4句。前后相加有14句,我便命它为十四行诗。

  分析的结果是:十四行诗《丽人行》具有三段式这个特征。即第一段2句,突现主题;第二段8句,排陈细节;第三段4句,可以说是破题,也可以说是结束语。这样,中国式的十四行诗产生了,我们只借了一个西方的品牌。当然,我不涉及音韵问题。

  我刚好被一位离休干部的事感动了。写他如何革命?不,那有许多许多的作家写过了,我何必跟着凑热闹?!而且我自知不是他们的对手。于是,我按照《丽人行》的写作套路,很快就拿出了初稿《巍巍老者》(十四行诗),你看如何?这篇东西,你去发表就发表吧。不过我要听听你个人的说法,请即刻回信!

  祝少夫人及阖家安好!

                      愚兄 赵根千字

                      2004.12.31.


根千兄:我也要学你说一声谢谢!

作者:乐天蓝鹰   最近更新:2005-04-09 21:20:59 

人气:12 日期:2005-01-06 星期四  天气:   心情:


根千兄:

  你好!

  我终于又可以对你有所交代而作较详尽的报告了。

  其实,你的信在路上走,到第三天我就可拜读了,例如12月31日来信,我元月2日下午就收阅了。以前的信均因在村店的耽搁而迟读到,主要是因我本人没去查看,或无顺路的带信人。

  你两封来信其实都是“诗论”。12月28日信所论对《诗信寄半山》的修改,体现了你诗歌创作中的顶真求精,还对中国式的十四行诗和现代格律诗发表了高见。12月31日来信则进一步对中国式的十四行诗进行了具体的阐发,并推出新作《巍巍老者》。除了又一次惊喜而外,我要说,在所有这些问题的认知上,弟可说是完全同吾兄你心心相印的。顺便说明:关于现代格律诗的研究,我可不敢贪人之功,事实是我并非最早研究者,而且有人早已有研究成果了,只是如你所说“现代格律诗还不见定论”罢了。〖见附:《现代新诗一百首》(钱光培编注 北京出版社 1983年5月第1版 1984年12月第二次印刷)。〗 读了你的信和新作,我非常想把原拟以《漫话诗歌创作(一)》(全编)告一段落暂停一些日子的《漫话》续篇,立即重新启动起来,反正“工作”之期未定,闲着也总要找些事干。但是,如为使《漫话》生动和有说服力,我必得在漫话中不拘一格地以各种形式引用例证,尤其是引用你的作品、观点(包括书信),当然包括此前已有的和期望中会有的新的大作和高见。这就显然需要你排除“余悸”地、像前此那样无保留地支助我。自然,在一切行动中,我会尽可能汲纳兄长加诗友的你可能的警示和责备的内涵而随时矫正自己可能的偏差。哥呵,就算请你为我把关吧!

  在12月31日来信末,兄要听我个人对“初稿《巍巍老者》(十四行诗)”的“说法”,嘱我“即刻回信!”恕弟没有马上执行,而是抓紧在几日内将《诗信寄半山》(修改稿)和《巍巍老者》(十四行诗)整理好先后发表于几个论坛,期以网上的反响来回答和佐证吾兄的“诗论”和创作实践效果如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网上的反响乃是最好的说明。而得到的效果之好是显而易见的(附:有关网页打印件)——

  在文化艺术 > 新千家诗——

   赵根铨诗1首:《诗信寄半山》 <975 字节> yinayo <2004-12-27 12:39:45> <点数:27>[精]

   赵根铨诗一首:《诗信寄半山》 (修改稿) <1495 字节> yinayo <2005-01-02 23:17:44> <点数:14> 倾心之作:)真挚的情怀! <0 字节> 玲子10_00 <2005-01-02 23:28:51> <点数:2> 满怀深情和美丽的诗篇, <68 字节> 秋枫1955614 <2005-01-03 12:45:18> <点数:3> 有一天我们终究会在沉默中走完人生,却决无愧色,因为共享过生命的高洁。

  赵根铨诗1首:《巍巍老者(十四行诗)——记一位离休老同志》 <1293 字节> yinayo <2005-01-03 12:11:14> <点数:16> 恩哈!看了这么多老先生的诗作 <41 字节> 山东十一傻 <2005-01-03 16:06:05> <点数:8>虽真情可嘉 但和现代诗歌的距离还是有一些 沉稳的诗:) <0 字节> 玲子10_00 <2005-01-04 09:34:30> <点数:0> 

  在文化艺术 > 人文沙龙——

   赵根铨诗1首:《诗信寄半山》 <972 字节> yinayo <2004-12-27 12:52:16> <点数:23>[精]

   据原作者修改后的文本:《诗寄半山》(修改稿) <1616 字节> yinayo <2005-01-04 09:45:01> <点数:1>[精]

  赵根铨诗1首《巍巍老者(十四行诗)——记一位离休老同志》 <1293 字节> yinayo <2005-01-03 12:06:40> <点数:7>[精]

  我在推介《巍巍老者(十四行诗)——记一位离休老同志》时加了说明,迄今未见任何异议。该说明见录如下:

  【yinayo说明】《巍巍老者(十四行诗)——记一位离休老同志》是赵根铨先生辍笔多年后于最近重新拿起笔创作的继《诗信寄半山》后的第二首诗作。这是一首“中国式”的(或叫“赵根铨式”的)十四行诗。诗作者本人对该诗结构的分析如下:

  (1)第1、2句2句,突现主题。

  (2)第3至10句8句,排陈细节。

  (3)第11至14句4句,结束语。

欢迎诗友们评点。

  已见发表的赵先生的十四行诗有两首:《丽人行》和《记忆中的花朵》。(见“新千家诗”, 2004-12-09;“人文沙龙”,2004-12-15)

  根千哥,你会不会又大吃一惊:弟竟擅自把〖“中国式”的(或叫“赵根铨式”的)十四行诗〗的概念推到网上诗坛去了。我已作好再次受训的心理准备。我实在是太迫不及待了,跟兄之间交换意见,传统书信太慢,电子邮件又未开通,电话呢你多次说费钱,那我只有参照“将在外王命有所不受”的作战规则“先斩后奏”了。时间就是军队。尽快发表你的新作并作适当阐释,是一件快事、好事哪。何况,如今的政治、学术空气皆挺宽松,作品内容及发表的观点也自知是把握了方向分寸的,故即使出点小问题,也不怕什么小人费心给穿小鞋的。

  至于引起不同意见的讨论或争论,那是正常的,是“抛砖引玉”的题中之义。兄以为如何?

  我要提一下,令弟特别高兴的是,此次两信你仍以知交推心置腹与弟交谈而外,虽然抬头都还称我为“先生”,后一信则见到你签上了“愚兄”两个珍贵闪亮的字,抬头称呼也去了我的姓氏,这表明你进一步确认了我们崇高的兄弟加诗友的关系!叫弟如何不高兴!我也要学你说一声谢谢!

  顺颂嫂夫人和你及令公主们全家

新年大吉!

               鹰            

           2005-01-06于半山宅中

乐天蓝鹰辑自网易博客-乐天蓝鹰的博客)

链接: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8) 
 http://yinayo.blogchina.com/964450432.html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7)
http://yinayo.blogchina.com/989549201.html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6)
http://yinayo.blogchina.com/570380441.html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5)
http://yinayo.blogchina.com/536903824.html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4)
http://yinayo.blogchina.com/989875856.html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3)
http://yinayo.blogchina.com/939547288.html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1)(2)
http://yinayo.blogchina.com/964647576.html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1)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1083556159/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2)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1285217585/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3)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149817840/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4)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169433112/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5)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2174540743/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6)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224230541/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7)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2492250516/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8)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279823689/
【乐天谷纪事】网上网下(9)
http://yinayo.blog.163.com/blog/static/1243446200783092121144/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